<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網游之笑鬧江湖[全息]

            229、第兩百二十九章

            【書名: 網游之笑鬧江湖[全息] 229、第兩百二十九章 作者:天澤時若

            網游之笑鬧江湖[全息]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超級仙學院圣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巔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    在華泥動手的時候, 距離他不遠的一名雜役也輕輕抬起自己胳膊,一條薄如蟬翼的緞帶從袖口飄然飛出, 卷向謝孟筠的腰肢。

                雖然太平山莊是謝孟筠的主場,但作為新建立的隱藏門派,滿打滿算才兩個弟子,就算外援可以幫忙,現在也是遠水解不了近火……

                一個念頭還沒轉完,沈萬三就看見華泥手指按了個空,不過說按空也不確切,因為上一秒謝孟筠還笑瞇瞇的待在他面前,完全沒露出格擋或者攻擊的架勢, 而下一秒就毫無征兆的轉移到了華泥身后。

                安安若素手里的緞帶也是無功而返, 差點被在空中打成死結, 但作為旁觀者,她清楚的看見了謝孟筠在這一瞬間的動作。

                謝孟筠手上拿著一柄樣式古樸的長劍, 正是曾屬于公輸儀的“故國”,劍柄在她手中,而劍身,已深深刺入了華泥的背心。

                “新招式,我用的還不熟練。”

                謝孟筠將劍拔出時,劍刃依舊潔凈如新雪,沒沾上半點血跡,光華流轉間,有種奇特的森然冷意。

                沈萬三納悶:“那你還拿出來用?”

                謝孟筠微笑:“所以他們應對起來就更加不熟練。”

                ——這是新秘籍《萬劍齊喑》, 只要學習者內功足夠,就能□□化影,而分出化影同樣可以攻擊,但戰斗力只有正身的三分之一。

                謝孟筠嘗試過,她當前的極限是四個化影,再往上,就算內力能支撐,腦細胞都不能答應,而且化影太多,對本體的戰斗節奏也會產生影響。

                華泥雖然重傷,但血條尚未見底,還能有一拼之力。

                前提是吳越山青沒趁機在他身上插了點穴用的銀針=_=。

                旁觀者看著華泥泛青的臉色,紛紛心領神會——藥王谷大師兄從來不吝展示自己對門派專業的熱愛,那些銀針上頭,十有**還淬了點成分復雜的化學物質。

                安安若素在游戲里當然算是高手,但別說被吳越山青唐納德謝孟筠三人圍毆,哪怕是從中挑一個出來solo她都沒有必勝的把握,索性爽快認栽。

                但在認栽之前,南海閣大師姐有話要說:“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謝孟筠只說了四個字:“通風報信。”

                冰雪聰明的安安若素迅速幫對手補全了句子里缺失的主語和賓語:“我們這邊,有人給你,通風報信?”

                謝孟筠微笑點頭。

                安安若素陷入思考,她把己方所有相關人員都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一個個仔細排查……

                黑白不分伸手把臉上的□□薅下來,嘆氣:“別瞎猜了,是我。”

                安安若素揉了揉太陽穴,滿臉心累:“理由?”

                黑白不分:“呃,原因說起來比較復雜,其實我也不是下定決心打算背叛你們啦,期間很多關鍵信息都透露的語焉不詳,比如毒/藥其實沒下在酒水里,而是下在了菜里。”

                謝孟筠:“原來如此。”

                安安若素:“你說的太多了!”

                黑白不分坦然道:“我也等著看結果呢,如果流水繞沙洲贏了,我就是通風報信的那個人,如果風遠書和你贏了,那我今后還會是你們可靠的隊友。”

                安安若素可能從沒聽過如此理直氣壯的墻頭草發言,很是沉默了一會,然后又在關鍵詞的延遲觸發下,覺出點味來。

                “你知道我和風遠書合作?”

                黑白不分笑的燦爛:“知道啊。”

                安安若素:“……就算你想繼續做我們的隊友,被擺了一道的流水繞沙洲也能答應不揭穿?”

                黑白不分不解:“她為什么要揭穿?”

                謝孟筠納悶:“我為什么要揭穿?”

                安安若素:“……”

                黑白不分羞澀:“就算這次我提供的情報沒有起到關鍵作用,還有下次呢。”

                謝孟筠欣慰:“嗯,有一個已知的二五仔在對方隊伍里,總歸不是一件壞事。”

                安安若素看著他倆,總覺得自己此次行動之所以會失敗,除了武力和智商不占優勢之外,節操也是一大阻礙=_=。

                “但我還是想問,這件事歸根究底,算是南海閣跟血影教聯手的,你為什么要突然反水到武林正道那邊?”安安若素冷靜了一下,將自己帶入邪派弟子的身份,開始深度分析,“你們是知道南海閣這邊和影暗樓有勾連,才決定找太平山莊聯手?”

                這樣就能說的過去了,畢竟對于血影教那位鏟屎官來說,有血緣關系的小叔,總比沒血緣關系的義兄要可恨的多……

                黑白不分臉上露出點抱歉的神色:“那個,對不住,最早跟影暗樓有勾結的,其實也是我。”

                安安若素:“……”

                謝孟筠不忍卒視的搖了搖頭,嘆息:“城市套路深吶。”

                沈萬三捂住額頭——他本來以為謝孟筠是因為氣運爆棚天選之子,或者明察秋毫火眼金睛,才及時發現敵人的不軌意圖,并將危險的火苗扼殺在氧化反應階段,但現在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了,本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可能另有旁人=_=。

                “小姐姐,我問一聲,你之前問我要大師兄的聯系方式。”沈萬三臉上全是助紂為虐的悔恨,“跟今天這情況,有關系嗎?”

                謝孟筠還未回答,黑白不分望著沈師弟的眼里,已浮現出了濃濃的悲憤和殺氣:“原來是你把大師兄的聯系方式透露給她的!”

                沈萬三:“……”

                行了,他大概明白自己在本次事件中起到了怎樣一無所知卻不可或缺的關鍵作用=_=。

                安安若素仰起頭,提問的真心誠意:“別的先不忙著討論,我現在只想死個明白,能滿足不?”

                謝孟筠點了點頭,無所謂道:“你們也知道,最近正道在排查門派內的奸細,太平山莊當然也有相關任務。”

                安安若素:“然后你就接取了?”

                謝孟筠似乎也有點無奈,攤手道:“我有推脫的余地?”

                邊上,太平山莊的二師弟,唐余地納德積極幫腔,抱定大腿不放松:“山莊里玩家少,大師姐也是沒有辦法。”

                謝孟筠:“公輸儀說,當年太平山莊會走到滅門的地步,除了慕容世家派人潛入之外,還有原本就在山莊里的人,背叛了老莊主,而這些人,用易容蠱是查不出來的,但他們有很大可能,依舊留在興平山莊當中。”

                安安若素有些悟了:“所以你就打算請君入甕?”接著又問,“但你是怎么……”

                南海閣大師姐的目光在黑白不分的身上來回逡巡,對于對方的投誠行為,越發感到十二分的疑惑。

                謝孟筠笑了笑,沒有否認:“首先,我知道黑白不分跟風遠書有聯系,應該算是他的,呃,手下?”

                黑白不分:“沒錯,雖然開始有威逼的情節,但在風哥改用利誘之后,我就心甘情愿的屈服了。”

                安安若素的目光變得犀利——都心甘情愿你還選擇通敵?!

                謝孟筠繼續解釋:“然后我讓怒海狂潮在他化自在殿那蹲守黑白不分,找到他跟影暗樓勾連的證據,并迅速捅到慕容飛那邊——黑白兄和風兄不同,主要武功還是血影教里的,要是叛離門派的話,后果會有點嚴重。”

                黑白不分點頭,嘆氣:“雖然npc不太好干涉玩家的事,但我都被大師兄打包好了送上門,小教主肯定不介意順手殺雞來儆個猴。”

                謝孟筠回憶之前的事,發出劫后余生的感慨:“陰謀詭計真不適合我這種正道玩家,半月前簡直是冒著生命危險跑去的天魔城——萬一慕容飛跟他遠在天邊的小叔的沒那么不共戴天,那仇恨值豈不分分鐘就能亂到無辜的我身上?”

                ……你無辜個錘子。

                沈萬三的眼神瞬間變得一言難盡:“原來你還記得自己對我們血影教都做過些什么吶?”

                黑白不分委屈控訴:“不但做過,而且還在變本加厲的繼續做。”

                謝孟筠輕輕咳了兩聲,生硬的轉回故事主線:“黑白兄既然不想被從血影教驅逐,就只能暫且跟我虛與委蛇。”

                黑白不分看了眼謝孟筠,不太確定對方是因為成語水平足夠高所以用了這個詞,還是水平足夠低所以才瞎用了這個詞=_=。

                謝孟筠:“風兄跟被捏住把柄的黑白兄串通,以南海閣與血影教聯手的表象為掩飾,借興平山莊內奸之手,進行對新建太平山莊的陰謀,然后就是現在這樣——先開門揖盜,再關門打狗。”

                黑白不分咬牙:“求你別用成語了行嗎?”

                先是盜再是狗,八個字里足足挨了兩遍罵,黑白不分感覺自己遭受了殘酷的人身攻擊tat。

                謝孟筠茫然,她發自內心覺得自己的成語水平跟bug水平一樣高超。

                安安若素額角直抽,她本來是想要個解釋,沒想到這個解釋還拔蘿卜帶土牽連出一堆未解之謎來:“首先你是怎么知道黑白不分跟影暗樓的關系的?其次怒海狂潮為什么會聽你調遣?”

                謝孟筠:“先回答第二個問題:因為我跟怒海兄打了一架。”

                安安若素:“然后怒海狂潮被你打服氣了?”

                這特么不符合對方的頭鐵人設啊?!

                謝孟筠微笑:“然后他說既然拳逢敵手,不如再多打幾架,我回答山莊新建,手頭上還有事要做,怒海兄則表示愿意幫忙,以便讓我盡早閑下來,跟他pk。”

                層層遞進,順水推舟。

                安安若素:“=_=”

                南海閣大師姐十分羞愧,她曾經代表門派跟血影教首座多次接洽,深知對方有多油鹽不進自行其是,所以屢次無功而返,但為啥對于自己來說很難溝通的對象,在人家手上,就能從心所欲,指哪打哪?

                安安若素自我反省了一下,覺得歸根到底,還是沒把握住對方的脈絡,不過作為南海閣首座,她也很難撥出時間來陪怒海狂潮練手,就算真練上了,也抗不了多久就得割袍斷義:“你也,不容易。”

                謝孟筠客氣:“沒關系,正好我最近也要實驗新招式。”

                安安若素:“……”

                所以怒海狂潮不僅心甘情愿送上門給人做陪練的免費沙包,還額外贈送了跑腿打工服務?

                “再有就是黑白兄。”謝孟筠斟酌了一下詞匯,解釋,“我們算得上老相識,對彼此十分了解,溝通起來,自然比較容易。”

                安安若素,沈萬三:“你們是老相識?”

                黑白不分:“我跟你之前認識?”

                安安若素,沈萬三:“……”

                黑白不分:“…………”

                三人看著彼此,茫然的心心相印。

                明月夜:“恕我直言,流水繞沙洲,你跟黑白兄算老相識這件事,是不是還得征詢下另一個當事人的意見?”

                謝孟筠微微挑眉:“當年在峨眉山食堂邊上,曾有幸與黑白兄交過手,當時黑白兄喬裝改扮,而我并沒有易容,所以我認不出來你還情有可原,但你認不出我那純粹是記憶力存在缺陷。”

                黑白不分:“……”

                黑白不分看著謝孟筠那張理直氣壯的臉,特別想按著她的肩膀,來回死命搖晃——既然戴了□□,這段不怎么美好的邂逅在自己的記憶里,肯定是被歸為日后相見不相識的緣盡于此類,結果在對方嘴里居然變成了曾經見過面的佐證并延伸出了后續支線,這種毫無默契的“老相識”,自己就算承認了,那也是屈打成招tat。

                謝孟筠:“本來都快忘了,但后來在地下拍賣會上,黑白兄不是還跳出來搶了影暗樓的拍賣品加深了我的印象么?”笑了笑,“黑白兄雖然做了掩飾,但從你的武功路數上,還是能看出明顯的痕跡。”

                灰衣,長刀,刀法中帶著悚然煞氣,真氣流轉間,隱約有血紅色的霧氣透出。

                出身血影教的用刀高手,本身就可以將嫌疑人選縮小到特定的范圍。

                沈萬三雖然沒在峨眉后山見過黑白不分,但當年地下拍賣會的情景,他也是親眼目睹過的:“這么說來,確實是有些相似。”

                謝孟筠:“第一次見面,我還不太清楚黑白兄到底想做什么,唯一能確定的,只有門派來歷。”

                “而第二次見面,則證明了,你跟影暗樓存在不淺的關系。”謝孟筠頓了下,又道,“這么講你們應該不明白,我再說的詳細點——”

                旁觀者在謝孟筠難得的體貼里,感覺到了來自智商的鄙視=_=。

                謝孟筠:“從拍賣會離開后,玩家直接被空投到了斗獸場中,這不像一時興起,而是之前就安排好的必備環節,畢竟無關人員沒法預知開頭還是安全區的拍賣會,什么時候會允許玩家互相攻擊,既然如此,我就有理由懷疑,這全是影暗樓那邊自導自演。”

                黑白不分看了她一會,笑:“你說的對,可惜我當時沒想明白。”

                謝孟筠恍然:“原來你是被忽悠過去搶拍賣品的?”

                黑白不分點頭:“我搶完東西沒多久,就被風遠書逮著了,風兄給我兩個選擇,要么是偷偷替影暗樓干活,能在原有門派福利保持不變情況下,額外掙一筆外快,另一個則是被他緝拿歸案,直接掉落十級。”

                沈萬三:“那你現在反水,不擔心風兄繼續讓你掉落十個等級?”

                黑白不分語氣幽怨:“一邊是代表影暗樓的風遠書,另一邊是背靠太平山莊好乘涼的流水繞沙洲,前有狼后有虎,能想出等塵埃落定再徹底選擇站在哪邊,已經耗盡了我所有的求生欲。”

                謝孟筠表示歉意:“本來不想打擾黑白兄的游戲,但莊主那邊任務催的緊,我又不像風兄那樣,有事沒事就喜歡伏線千里,只好臨時把他的線借來先用用。”

                黑白不分:“……我會把這句話帶給風哥的。”

                謝孟筠:“還有第三回,黑白兄你不是和許師勾結,潛入我們峨眉想從朱大娘夫妻那得到洗青劍的線索么?要說之前只是猜測可能是你,二度交過手后,我不說能打包票,起碼也確定了九成九。”

                黑白不分徹底明白過來:“看來我暴露的不冤。”

                安安若素也明白了,自己會落到如今的境地,全怪個人素質過于優秀,在門派大比中連任南海閣首座之位,才被風遠書選中臨時聯手╮( ̄_ ̄)╭。

                因為處理的及時,所以內奸事件只短暫的影響了一下宴會的開始,就被負責肅正團隊紀律的吳念理給處理妥當。

                現下唯一的問題是——

                謝孟筠:“所以到底哪道菜是加了料的?”

                黑白不分:“能說的我已經全部交待了,剩下的這個是真不知道……”

                安安若素似笑非笑:“不怪黑白兄,毒是我親手下的——南海閣都任務失敗了,就破壞下你們的宴席也不算過分吧?”

                謝孟筠也不強求,默默卷起自己的袖子,向廚房走去——

                揚帆濟滄海:“流水等等!”

                瑟瑟紅:“回頭是岸,別碰食材!”

                碧軒冷燈:“放下菜刀,我們還能做朋友!”

                唐納德:“大師姐鍋下留人啊!”

                沈萬三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人,不理解為什么謝孟筠只是打算去廚房走一趟,她的親友就紛紛露出了天崩地裂的表情。

                吳越山青豁然起身:“我的醫術已突破大宗師級別,花點時間,應該能鑒別出來,你……不妨先坐下休息一下如何?”

                沈萬三確定藥王谷大師兄狀似鎮定的語氣里,有著無法掩飾的忐忑。

                謝孟筠感覺自己額頭掛下了無數黑線:“我只是打算把菜端出來,讓俘虜們先試吃一下,沒準備親自下廚,你們別太緊張。”

                揚,唐,碧,瑟,吳:“……”

                沈萬三現是怔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直到謝孟筠危險的瞇起了眼,才逐漸停止:“小姐姐,我發現你其實還挺有意思的,這里再正式邀請一下,在團體賽正式開始之前,要不要加入金玉滿堂?”

                謝孟筠向他淡淡一笑:“我有幫會了,沈兄不必多言,咱們比賽再見。”

                沈萬三看了謝孟筠一會,確定她的眼神十分堅定,才委屈道:“就算你不打算跳槽,也沒必要現在就說再見——我辛苦爬山一趟,連口熱飯都沒吃上就被迫打道回府,你于心何忍?”

                謝孟筠:“=_=”

                作者有話要說:  親們國慶快樂!

                本來打算一筆帶過,想了想,還是打算寫一點團體賽的內容。

                下一本可能開《當大佬成為小號[修仙]》,或者《網游之嘻哈仙途[全息]》,現在還沒決定好(^_^)。

                感謝小天使們的霸王票,么么噠:

                暗夜、魑魅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29 10:32:56

                與禍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14:06:28

                空蘭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22:19:32

                暗夜、魑魅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2 22:52:09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網游之笑鬧江湖[全息]相鄰的書:鄉村首富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