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長陵

            140、第一四零章:別曲

            【書名: 長陵 140、第一四零章:別曲 作者:容九

            長陵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練習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巔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    “咚——”。

                午夜的山鐘回響格外厚重, 仿佛帶著幾分唏噓, 沉重的嘆這一夜紛爭擾攘。

                符宴歸負手立在山巔之上, 看前方富云山莊的上空被火光映的猩紅,溫潤的眉眼泛著意味不明的光。

                侍從匆匆踱至身后,道:“如符相所料, 那般武林人士得知皇上所在之后, 便沖出逍遙谷直往富云山莊,莊內已經連放出五道求救焰訊, 龍驤軍撤離大半, 剩下的中常侍和羽林衛應當是抵擋不了多久了……”

                “那就讓他們再抵擋一陣子吧……”符宴歸微微抬起下巴,“等到實在擋不住的時候,我們再派援軍‘意思一下’便是。”

                侍從不敢輕易揣測, 只道:“若是皇上得幸逃脫,那……”

                “皇上怎么可能逃脫的了呢?”符宴歸的語氣平靜地好像只是在聊天氣, “記住,皇上是死在西夏人手中的。”

                侍從不自覺打了個寒噤,隨即道:“那, 那些武林人……”

                “皇上遭此大難,我們身為人臣, 豈能姑息縱容?”符宴歸道:“參與襲擊山莊的人, 自是不能留的……但其他的武林人士, 還是要先盡力救之,再以安撫為主,畢竟……我們沒有必要與天下的武林人為敵。”

                “屬下明白。”侍從抱拳, 正欲離去,突然另一個副將慌慌張張趕來,跪身道:“丞相,有人看到二公子出現在九連山的山谷之內……”

                符宴歸倏然轉身,“九連山谷?”

                “聽聞那山谷一度被羽林衛開啟了山門,皇上專門派了一支精發誓要擒獲薛夫子等叛逆之徒,可是羽林衛龍驤軍他們攻了一整日,幾乎有去無歸。”

                符宴歸呼吸不自覺急促起來,能令羽林衛和龍驤軍都栽跟頭的,只有可能是她……

                “谷內還有什么人?”

                “聽聞有賀府的高手,還有荊……就是那個自稱是越二公子的女子,哦,我們的人還看到了舒院士。”

                舒雋?

                符宴歸眉頭蹙起,“之前不是說逍遙谷的長老將他逼得跳崖了么?”

                “屬下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是他們篤定看到的就是舒院士,還有一個人像極了曲云真,總之他們都在其中……現下山門已關,我們也不能確定還有什么人困在當中。”

                符宴歸反應神速的回望著對山的谷底方向,一剎之間,往事忽爾閃過,腦海中各種亂七八糟的光影交疊在一起。

                曲云真……舒雋。

                符宴歸喃喃道:“茅山……三俠?”

                *****

                重新回到石室時,迦葉和迦葉正收掌調息,長盛雖說未醒,面上氣血已恢復不少,洛周將他扶回榻上平臥,見葉麒步入室內,恭謹頷首為禮,避退離開石室。

                迦谷看他來了,忙去搭他脈息,一搭之下張口欲言,又不知該說什么。

                “大公子的情況如何?”葉麒問:“可好轉了么?”

                “托侯爺福,大公子已然度過險關,當下還需靜養,等人清醒才算得救。”迦葉邁步上前,亦想替他摸脈,葉麒不覺痕跡地抽開手,笑了笑,“無事就好,師父與師伯想必耗力頗重,也當及時調息。”

                迦葉瞥了一眼他的面無人色,低低誦了一聲佛號,問:“侯爺接下來有何打算?”

                “我打算即刻離谷。”

                迦谷一驚,“離谷?就你現在這……怎么離谷?”

                “自然不止我一個,除了我家的高手之外,我還想請曲二俠和舒院士同行……”葉麒道:“只是現在大公子不宜動,長陵也還沒醒,我恐天亮之后還會有一場惡戰,到時還請師父與師伯多多照料了……哦,對了,我這里還有一些金瘡藥還有軟骨散,姑且先收著。”

                迦谷看他一股腦將兜里的幾個瓶瓶罐罐都放到桌上,心底著實難受,“要這些做什么,你……”

                葉麒硬塞了一罐給他,“反正我也都用不上了,留著以備不時之需吧。”

                迦谷聽到“用不上”三個字,啞然片刻道:“你就不能等她醒來再走么?”

                *****

                谷中水汽豐沛,明月舟在石洞內升了道篝火,又扒下幾個手下身上的氈裘鋪在地上,好讓長陵躺的舒服一點。

                洞外偷瞄的天魂看自家的王爺跟個大傻子似的蹲在地上裹‘枕頭’,實在匪夷所思,悄悄湊到天魄耳邊問:“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王爺對一個女子如此上心過……”

                天魄倒是見怪不怪,“救命之恩、天人之姿現在又加了個傳奇身世,也不怪王爺惦記……”

                天魂聽著覺得有理,憂心道:“可這越公……姑娘不是賀侯的未婚妻子么?若是王爺想要橫刀奪愛,我們是不是……”

                “王爺沒發話,我們還是不要妄自揣測。”天魄輕聲道:“何況賀侯不是說要走么,我看他那樣子,這一走,是回不來了了……”

                “你們說誰回不來了?”身后忽然蹦出一個頗為不悅的聲音,天魂天魄同時回頭,同時嚇了一個大跳——這女子姿容俏麗,卻不是長陵是誰?

                “你、你不是……”天魂又回頭往洞內看去——不對,長陵本尊分明還躺在里邊啊!

                天魄腦袋來回轉了幾遍,重新打量起眼前這個“長陵”,才發現了一點兒不同之處——個子矮了一頭,眼睛圓了一點兒,冷冽的氣質不見蹤影,幾絲蓬卷的秀發垂在肩上,居然有幾分俏皮的感覺。

                “小沁,你別和他們鬼扯,反正不管小侯爺到哪兒去,咱們陵姐也看不上他們王爺。”

                又一個白衣公子翩翩而來,端著一張“葉麒”的面貌,但扮演者自爆聲音,天魂天魄倒是一下子就聽出是何人,天魂奇道:“你們為何要易容成賀侯和越姑娘的樣子?”

                符宴旸“唰”地攤開扇子裝模作樣的搖了搖,“你猜?”

                天魂看這小子笑得一臉輕浮,忍住了拔刀的沖動,天魄問道:“難道是調虎離山?”

                符宴旸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毛,周沁用手肘戳了他一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們一眼就認出來了,你說咱們是不是瞧著不太像啊?”

                “我覺得挺像的啊。”符宴旸幫她理了理亂發,“回頭你在鞋里多墊幾層,出去的時候一晃而過,誰能認得出來?”

                周沁頗是為難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再墊我就成了踩高蹺的了,哪還有辦法和人動手啊……”

                話未說完,一柄幽藍的寶劍猝不及防送了上來,周沁下意識接過,發現是暮陵劍時吃了一驚,抬頭看正主侯爺出現在眼前,望見自己臉蛋時也吃了一驚,“七叔果然寶刀未老,這樣乍一看去,有七八分肖似了……”

                “這是暮陵劍……”周沁握在手中,只覺得沉甸甸的,“我的劍術不好,我怕……”

                “你是你師父手把手教出來的學生,對自己多點信心。”葉麒溫柔的笑了笑,將自己系在腰間的無量鞭解下,遞給符宴旸道:“你也是我唯一的徒弟,無量鞭交給你,也算是后繼有人了。”

                說完,他也沒什么多余的交代,擺了擺手就要扭頭,符宴旸往前一步道:“師父,你放心,我們會一直陪你在一起,就算……之后有什么意外,只要我還是他符宴歸的弟弟,就一定不會讓你擔心的事發生。”

                葉麒心領神會的拍了拍他的肩,轉身的時候,看到明月舟靠站在洞口,雙手抱在胸前道:“你可還有話需要我們轉告么?”

                不知為什么,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葉麒嘴角揚起的弧度不變,卻一點兒不覺得他在笑。

                他想說的話實在太多了。

                可是真的坐在她身旁時,他卻只想靜靜凝視著她,小心翼翼捧著她的手心,將這份溫度牢牢刻在心頭。

                “明日你醒來看我不在,想必會生我的氣。”葉麒本來只想說一句,但這樣喃喃低語的瞬間太過美好,美好到他想把時間再稍稍拉長一點,“不過,是我沒有守諾,你生氣也是應該。”

                如果……上天肯多給他一日就好了。

                一日時光,可朝歌作詩,看她綰青絲,舞長劍。

                一日時光,可共飲一壺,陪她共乘騎,裳紅霞。

                一朝一夕一日換一生,足矣。

                葉麒生怕自己再留戀下去就走不成了,他俯下身在長陵的額間輕輕的吻了一下,隨即放開手,頭也不回的走出山洞。

                *****

                符宴歸親率精兵趕到逍遙谷時,有兩個渾身帶血的副將驚慌失措地策馬來報:“大人!我們剛剛從富云山莊處打聽到九連山谷的機關開啟之法,可是就在方才九連山門突然大開,里面的人硬殺了出來,我等人手不足,抵擋不力,他們已然搶了馬匹離谷,往東而去!”

                “硬闖出來?”符宴歸有些吃驚:“走了多久?可看清都有誰了?”

                其中一個副將回憶了一下答道:“走了不到半個時辰,除了賀家的高手之外,賀侯是在的,越長陵也在,還有舒雋、曲云真,還有一個……”

                另有人搶答道:“還有一個人昏迷著,伏在曲云真身上,瞧不見臉。”

                符宴歸心頭一凜,“是什么衣著,什么身形?”

                “一頭亂發、一身破袍子,個頭應該不矮,但是天太黑,我們也瞧不真切。”

                符宴歸身旁的侍從道:“丞相,他們既往東走,看來是想從水路逃脫,難道賀家也在龍門江中安插了水軍?”

                符宴歸掉轉馬頭,下令道:“傳令,調派所有余兵隨本相往東追捕,只可生擒,不可傷人,還有,龍門江水域三道防線務必守住,所有漁船、商船包括花船,皆需攔下仔細盤查!”

                富云山莊的火尚未撲滅,城中大半的龍驤軍收到焰火訊,由四面八方聚少成多,催命似的往東邊的龍門江方向而去。

                這些訓練有素的精兵最擅長的是地毯式的搜捕,幾個帶著傷還要策馬的人,想要順利的逃離豫州,可能性本就不大。

                但符宴歸心中沒底。

                因為那兩個人……一個是長陵,另一個是賀瑜,這兩人在一起本來就能將太多的不可能變為可能。

                他苦心經營這么久,等到今日,忍到今日,不僅僅是為了取沈曜而代之。

                如若就這么讓她離開,一切的努力不都枉費了么?

                符宴歸瘋了一般揚鞭,直待行至坡頂,聽到前方平原傳來一陣尖銳的哨聲,放眼望去,十幾個江湖裝扮的人被龍驤軍團團困在當中,面對車輪似的圍攻,以一劍一鞭當先而對。

                總算攔住了。

                符宴歸下意識松了一口氣,但又不敢輕易近上前去。

                他需要時間仔細想想,如何讓葉麒“意外身亡”,如何安排一場“舍身相救”才能不露痕跡。

                符宴歸轉過身,一霎間,一股不大對勁的感覺穿梭而過。

                無量鞭少了點靈活氣尚可以理解,但是暮陵劍卻太過生澀了。

                越長陵可是面臨千軍萬馬,泰山崩于前而巋然不動之人,那手持暮陵劍的女子,縱是看去模樣相似,卻還是差了點什么。

                符宴歸策馬上前,一聲“停手”讓所有的龍驤軍撤開數步,為他讓出一條道來。

                他的目光從舒雋、曲云真身上一一掠過,最后定在“葉麒”和“長陵”身上。

                不是他們。

                符宴歸何其智謀無雙,怎么可能會錯認這兩個人?

                遠方天際微光乍現,他知道自己又中了賀瑜的計。

                他逼得自己調派所有軍隊離開逍遙谷,賀家軍就會更為順暢無阻的攻入龍門山地界。

                還好發現的早,現在回趕也許還來得及。

                符宴歸對身旁副將使了個眼色,正待離開,忽然聽那“葉麒”道:“大哥,你連我也要殺么?”

                符宴旸將臉上的□□撕了下來,眼眶中含著滿是失望的淚,“我當日就不該救你!”

                符宴歸難以置信的愣了須臾,隨即自嘲的笑了笑,“好,好得很,我的親弟弟……為了對付我,連為別人當替身的事都做出來了……”

                “大哥,收手吧。”符宴旸紅著眼,“陵姐已經答應我,不會再對你下殺手,你現在收手,一切就不算為時過晚。”

                “你沒資格替我做決定!”符宴歸怒了,他跳下馬,沖到符宴旸跟前一把拽起了他的衣領,“我不需要她對我心慈手軟,我也不會對她放手,沒人能阻止我,你也不能。”

                “你以為你現在回去就能追的回陵姐么?”符宴旸也不反抗,由著他哥這么揪著,冷笑道:“你和小侯爺的較量,什么時候贏過?”

                這話中有話,著實令符宴歸心中打了個突,這時,一個士官疾馳而來,對符宴歸道:“稟大人,龍門江心發現一只小舟,舟上有兩人,看身段,船夫像極了小侯爺!”

                符宴歸聞言倏地放開手,符宴旸欲要追上前去,被他一把推開,下令道:“看住這里所有人,誰要離開半步,格殺勿論!”

                “大哥!”符宴旸被一根根□□橫架而住,嘴上仍不死心吼道:“你聽我一勸,放過他們,放過他們吧!”

                *****

                天將破曉。

                淡藍的天依稀泛著幾顆殘星,半彎的月倒映在一望無際的江面上,一只輕舟路過,將水中月劃開,碎成銀光晶瑩閃爍。

                葉麒劃著槳,聽著船頭帶起潺潺之聲,看著遠山近峰,覺得自己應該還能趕得及再看一次日出,忍不住哼了兩句小調。

                水天相接的地方,慢慢地彎起了一個弧。

                他探直了腦袋,突然看到青色云帶那一出出現了一排浩浩蕩蕩的黑影。

                是一支船隊,當前那艘甲板上站著一人,只是遠遠看了那么一眼,便認出了是誰。

                葉麒沒想到符宴旸為了追人,竟如此大動干戈,忍不住笑了笑。

                他覺得自己反正也劃不動了,索性將獎扔了,由著小舟就這么隨波漂流。

                符宴歸卻沒有和他一起賞江景的心思,船快速的前行者,在距離小舟數丈方外才停了下來,符宴歸微微彎下腰,看不清船篷內的光景。

                “符相要找誰?”葉麒眼角微微一瞇,伸手入蓬中,“請”出了一個稻草人,替它摘下了斗笠道:“噢!可是找這位稻草君么?”

                符宴歸的臉色倏忽一沉。

                “看樣子不是。”葉麒輕笑一聲,也不起身,就這么靠在船沿邊,“‘你以為你現在回去就能追的回陵姐么’這句話,是我教小符說的……可惜了,如果你在當時立即趕回去,也許還能得償所愿,現在……”

                他信手拾起邊上的一只酒壺,邀請似的搖了搖問:“有沒有興趣和我喝一杯?”

                符宴歸身形不動,只道:“小侯爺還真是怡然自得,你以為你落入我的手中,她會無動于衷?”

                “看來符相是不想和我吃酒了。”葉麒沒有回答他的話,自顧自地飲了一口,“嗯,這龍門江船夫的酒,倒是別有一番滋味啊。”

                符宴歸懶得與他廢話,偏頭對身旁侍從道:“把小侯爺帶回去。”

                葉麒不緊不慢道:“如果符相想要帶一具尸體回去,來看她會有什么反應,那你不妨試試。”

                符宴歸這才發現他面青唇白,整個人已是在生死邊緣徘徊頹態了。

                “你以為這樣就算是贏了么?賀瑜,活到最后的人,才能稱為勝者。”

                葉麒盯著符宴歸,眸中泛過一絲困惑之色,隨即撐著船篷站起身,道:“符宴歸,往常這個時候你已經對我出手了,今日怎么廢話連篇這么多句,也不敢近到我跟前來?”

                符宴歸呼吸一滯。

                葉麒瞄了一眼他身后的諸多侍從,“你方才還打算讓別人來抓我,難道……你自己動不了手?”

                符宴歸道:“你已是強弩之末,何需我親自動手?”

                “看來,你真的找到了伍潤神功所在了。”葉麒輕輕搖頭嘆息道:“找到也就罷了,怎么能夠如此心急呢?”

                符宴歸冷冷道:“我就算是受傷,也好過你人之將死。”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不妨和你說句真話。”葉麒道:“燕靈村的村長和我說過,當初伍潤師祖不肯令門下弟子修煉此神功,但總有人不聽話偷偷修煉,后來……那些人都死了,無人生還……”

                “是你。”符宴歸終于意識到了,“你早知今日,當初才……”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麒聳了聳肩,“符相,你看我活不成了也來陪我,真夠意思的,這份恩義,我自會銘記在心的。”

                “我不會就這么死的。”心口忽然絞痛起來,符宴歸伸手按住,沒忍住,噴出一口血霧,隨即喘息了幾口笑道:“我至少還有三年的時間,三年之內,我必能尋到解救之法……但是你,死期已到。”

                言罷,他一抬手,身后的侍從紛紛舉弓而起,箭頭指向小舟。

                葉麒不以為然的笑了笑,也不去和他在“能活幾年”上掰扯,他似乎有些累了,沉沉嘆了口氣道:“符宴歸,從你親手斬斷了你和長陵之間生死承諾開始,就注定是一條不歸路了,你……又何必把來路當成歸途,讓自己行至末路呢?”

                “如果沒有你,”符宴歸不甘心道:“我本可以挽回一切的。”

                葉麒露出了荒唐的笑容,眼神卻極是冷峻:“你真的愛她么?”

                “我愛她。”符宴歸語氣篤定道:“甚過一切。”

                “如果你愛她,你就該認命,不論多么悔不當初,你終究是犯下了她一生都不可能赦免你的罪孽,”葉麒道:“愛而不得,就該是你這一生應該承擔的報果。”

                符宴歸渾身狠狠地一震,不甘心道:“我符宴歸從不認命!”

                周遭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葉麒開始感到眼皮乏重,當他聽到張弓的弦聲時,手不自禁伸入懷中,掏出那只長命鎖,聽鎖下鈴鐺叮鈴作響。

                東方的水平線上,透出萬道耀目的紅光,箭雨灑來時,他回過頭,看到了絢麗的朝霞。

                作者有話要說:

                -----------------------------

                推文《下階自折櫻桃花》by:云不器

                電腦戳:《下階自折櫻桃花》

                爪機戳:《下階自折櫻桃花》

                文案:

                她是名門閨秀,卻自幼多舛,在世間行如棋子。他是窺伺權力的野心家,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可這紅顏禍水小娘子遇上行走的荷爾蒙直男,不可描述的畫面連續炸裂!

                夫妻雙雙一邊打地盤,一邊泡妞撩漢!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長陵相鄰的書:重生之娛樂風暴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