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不要在垃圾桶里撿男朋友[快穿]

            131、我在末世養大貓(十)

            【書名: 不要在垃圾桶里撿男朋友[快穿] 131、我在末世養大貓(十) 作者:騎鯨南去

            不要在垃圾桶里撿男朋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燃燒的莫斯科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圣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巔峰五行天    發現原先使用的制夢卡已經消失, 池小池順手從倉庫里又取了一張制夢卡, 如法炮制過后, 重新放入使用槽中。

                做完這份工作, 池小池便在061的念書聲中睡著了,懷里則摟著小奶豹這只恒溫的暖水袋。

                小奶豹不很聽話,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爬了一陣,最終把窩選在了他的胸前, 四肢舒舒服服地攤平。

                揣著這小祖宗,池小池睡得很好。

                一大早被它親醒時,池小池迷迷糊糊間,想起了狗肉。

                自己有時會逗狗肉玩, 在家倒地裝死。

                狗肉也是個忠心的, 它看不見, 就拿鼻子拱自己,發現情況不對,便立即飛撲到自己身上做上下跳躍, 試圖對池小池實施強制重啟, 差點把池小池踩吐血。

                想到過去, 他微微笑了, 把小奶豹抱到眼前,拉過它的前爪,用濕巾擦了擦,又親了親軟乎乎梅花狀的小爪墊。

                小奶豹愣了愣。

                明明之前臉皮還挺厚的小家伙竟像是害了羞,往被子里藏去。

                池小池輕輕松松把小豹子抓出來, 放在頸窩邊,拿指尖從它的耳朵一路刮到后脊背,把一只小豹子生生擼出了飛機耳。

                小奶豹被揉得翻來覆去,脖子、眉毛和兩腮都被揉了個遍,肉尾巴甩來甩去,不住發出呼嚕呼嚕的舒適的低鳴。

                池小池正全情玩著小豹子,061開口了。

                他聲音里透著點古怪的忍耐:“小池。”

                池小池拇指正在它肉肉的小肚子下側反復摩挲:“干嘛。”

                061:“……起床了,該做飯了。”

                池小池抱起奶豹,把臉埋在小奶豹毛茸茸的肚皮上,深深吸了一口。

                061:“……”

                池小池把小奶豹放在自己脖子上,對061傾情推薦:“六老師,豹子吸起來口感特別棒。”

                061按住酥麻的小腹,話音里含了笑:“是嗎?”

                池小池:“不信你出來試試。”

                小奶豹抱著自己的尾巴舔了舔,表示味道一般。

                池小池燒熱了鍋,拿出了三個鮮雞蛋,丟入沸水中煮。

                洗漱完畢的賀婉婉帶著大病初愈的景一鳴來圍觀池小池做飯,兼烤火。

                池小池瞄了一眼兩只粉雕玉砌的小團子,主動向賀婉婉搭話道:“想吃溏心蛋還是正常的水煮蛋?”

                賀婉婉軟著聲音回答:“溏心蛋。”

                景一鳴提問:“姐姐,什么是溏心蛋啊。”

                賀婉婉很老成地摸一摸他的頭發,說:“姐姐一會兒告訴你。”

                說罷,她又轉向池小池,把這個問題原封不動地拋了過來:“丁叔叔,什么是溏心蛋啊。”

                池小池耐心地回答著孩子們的十萬個為什么:“是蛋黃沒完全煮熟的蛋。”

                賀婉婉、景一鳴:“哦——”

                景一鳴仰臉問賀婉婉:“把雞蛋全煮熟的話,雞蛋會很疼嗎。”

                賀婉婉早已過了擔憂這個問題的年紀,但她仍然溫柔地哄著這個比她小很多的孩子:“應該會的吧。”

                景一鳴奶聲奶氣道:“那我也要吃雞蛋不會疼的溏心蛋。”

                池小池回頭,剛想說點什么,就發現景一鳴沒戴手套,把兩只小手揣在口袋里,露出來的一小截皮膚凍得通紅。

                池小池問:“你手套呢。”

                景一鳴乖乖答:“剛才起床,沒找到。”

                池小池也不說幫人找找,先幸災樂禍起來:“一會兒看你媽不罵你哈哈哈哈。”

                061:“……”這是什么泥石流叔叔。

                剛冒出這個念頭來,他寄魂的小奶豹就被托著肚子交送了出去。

                池小池的口吻仿佛在天橋上推銷熱水器的小販:“哪,揣著這個,暖和。”

                景一鳴不意接了個軟軟熱熱的東西在懷里,有點吃力地把小奶豹摟緊,仔細觀察了一會兒,驚喜道:“呀,是小豹子。我在畫冊里見過你。”

                ……061有些感動。

                這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個不靠標簽牌就認出它身份的生物。

                賀婉婉好心跟弟弟科普:“這是狗。”

                池小池面不改色道:“胡說,這明明是暖手器。”

                世界觀原本還算正常的景一鳴頓時陷入混亂。

                061:……唉。

                暖手器就暖手器吧,總不能讓池小池這個當叔叔的在孩子們面前威嚴掃地。

                他讓景一鳴摟在懷里,盡職盡責cosplay了半個小時的暖手器,期間被景一鳴扒開毛各種檢查,想找出它的開關在哪里。

                把“暖手器”要回去時,池小池捏著它嘴邊剛剛冒出來的細胡須,問:“一鳴,這是什么呀。”

                景一鳴乖巧道:“暖手器。”

                061:“……”造孽啊。

                話是這么說,不煮熟的溏心蛋給這個年紀的孩子吃終究不大好。

                池小池拿兩天前吃剩的羊骨湯煮了掛面,熱騰騰地盛給眾人,雞蛋則下在了女人的碗里。

                他給孩子們蒸了易消化的兒童蛋羹,甚至不忘在蛋羹上點了香油和蔥花。

                他一邊吃,一邊拿了休息室里的紙筆,開始畫原始土灶的設計圖。

                畫到一半,他叫:“六老師,六老師。”

                061溫和地應:“嗯?”

                池小池:“這是咱們吃飯的家伙事兒,得上點心。幫我看看,這柴灶口應該開多大,風箱該怎么裝?我小的時候跟我爸媽回鄉走親戚,就記了個大概的模樣了。”

                061說:“讓我看看。”

                在說話時,061就沒有一刻停止過運算。

                前幾日,他利用小奶豹病毒搞垮了數個基站,但他從沒指望著能靠這個臨時編出的病毒程序弄癱整個世界的ai。

                當病毒傳遞至某個接近核心中樞的ai時,它被截停了,并有監察ai按照其傳播路徑一路追查而來。

                盡管061為病毒設計了反追蹤性能,但他面對的畢竟是一群ai。

                拖延了兩天才被查到,這已是061能力所及的極限。

                從早飯開始不久,他的程序便遭到了圍攻,無數足以毒到他自毀的ai病毒在他防火墻外不斷發動進攻。

                幸運的是,061存了個心眼,第一時間鎖定了自己的定位系統,至少堵絕了它們循跡查到池小池身上的可能。

                他掛了內線,發了條信息給023:“江湖救急。”

                023秒回:“不救。”

                061:“麻煩089給我寫個病毒。”

                023:“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病毒,你要不要。”

                ……然后就沒有下文了。

                061笑笑,一邊應付那些病毒,一邊等待023的回復。

                約30秒后,023那邊又上了線,但顯然聊天對象已經換了個人。

                因為對面發來了擲地有聲的四個字:“爸爸來了!!”

                如果不是被病毒圍攻得喘不過氣來,還要幫小池搭灶,061自己一個系統就能把活兒給干了。

                簡單告知了自己對病毒的要求后,061說:“十五分鐘?”

                089:“十分鐘來拿。”

                061笑:“謝了。”

                關掉和089的聊天窗口,061一邊飛速鞏固防火墻,按照防火墻傳送回來的數據解決那些最兇猛的病毒,一邊與池小池認真討論他的爐灶:“風箱應該裝設在柴火灶的右手邊,具體的參數可以等開始做的時候再測量,只是水泥和沙子你打算從哪里運?”

                池小池把筆轉出了花來:“我們有卡車,什么運不來。”

                061實在是喜歡他這勁兒勁兒的小模樣,笑道:“嗯,什么都運得來。不過別忘了設計散熱的煙囪。”

                池小池一拍掌:“哦,對了,煙囪。”

                他低頭去畫煙囪。

                他身邊的景一鳴看向窗外,突然叫了起來:“雪!”

                外面下了大雪,紛繁如鵝毛,片片飛旋,覆蓋在后方縱橫的輸油管道上,把整個世界都下得安靜了起來。

                景一鳴想出去玩雪,但他剛剛退燒,只能乖乖縮在睡袋里休息,可孩子愛玩的天性作祟,他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仍不死心地盯著外面。

                池小池擁著他的小奶豹畫著草圖。

                景子華在和新來的大孫小孫兄弟兩人交談。

                父母捧著泡了熱茶的保溫杯,商量著將來該怎么辦。

                賀婉婉守在景一鳴身邊。

                顏蘭蘭則戴上了手套圍巾,跑到外面,打算團個小雪團回來給景一鳴玩兒。

                顏蘭蘭不敢走遠,就在屋邊攏了一堆雪,打算捏一大一小兩只小兔子,送給兩個孩子玩兒。

                誰也想不到,這片小小的服務區會在這種時候迎來一個不速之客。

                在它走到近旁并開口之前,顏蘭蘭甚至沒有意識到有東西靠近。

                她正忙著捏出雪兔的耳朵,突然聽到一個悅耳的少年音從她腳邊傳來:“打擾一下。”

                顏蘭蘭打了個哆嗦,馬上低頭去看——

                來者是一只小型的機械導盲犬。

                它被做成了薩摩耶的樣子,毛茸茸的,但體型是真的挺小,小到讓那些中央ai懶得花費多余的工夫來把它強制關閉。

                它身上落了不少雪,顯得有些臃腫,形容也略有狼狽,態度卻很紳士。

                它仰著頭問顏蘭蘭:“小姐,請問您有沒有見到一個叫做徐婧媛的小姐。她今年八歲,穿著駝色的風衣,紅皮鞋,頭上有一只銀色的蝴蝶發卡,眼睛很大,但視力不好。”

                顏蘭蘭定下神來,與它聊了一會兒,才從它口中得知,那個徐婧媛是它的主人。

                小導盲犬已出廠三年,被隔壁市的一個普通家庭買下。

                三年間,它一直是徐家女兒徐婧媛的導盲犬。

                災變發生時,它正處在臨時休眠狀態。徐家父母帶著眼盲的女兒迅速逃離,慌亂中,徐小姐將指引手環遺落在了床頭柜上。

                等它醒來時,它的小主人已經不在了。

                它就找了出來,一步一步走到了這里。

                得知顏蘭蘭并不知道它小主人的去向,小導盲犬溫馴地點了點頭,像是在對顏蘭蘭鞠躬。

                它轉身離開,重又踏上公路,小爪在雪地上叩下一個個印章,又被新雪掩蓋。

                直到小導盲犬徹底消失,顏蘭蘭也沒能回過神來。

                這世上,原來還有運行著的、未罷工的ai。

                它們也是有愛的嗎,還是因為程序為它們設定了“愛”這個功能呢。

                雪霰撲在了顏蘭蘭的臉上,她站在白得上下一體的天地之間,恍然間,才有了末世到來的實感。

                誰說末世一定是血火漫天、惡人屠城呢。

                像現在這樣,白茫茫的一片大地,見不到半個人影,反倒更叫人心里孤寂凄涼。

                顏蘭蘭穩住心神,快速捏好兩只小兔子,捧著回到了屋中。

                當她踏入屋中、把冰天雪地關在門外時,鍋內的熱水恰好燒開,噗噗地頂著鍋蓋,里面煮著鹽水花生,一揭蓋,就是八角和大料的噴香氣味撲鼻而來。

                顏蘭蘭怔了怔,才綻開一個安心的笑容。

                ……不管怎么樣,至少她現在有一個小窩了,也有了新的朋友。

                她把兔子歡歡喜喜地捧到睡袋邊,收獲了兩個小朋友驚喜的贊嘆。

                而另一邊,061也把089制作好的病毒直接投入了使用。

                攻擊061的系統集體收到了一段攻擊反饋信息。

                盡管前面吃過一次類似的虧,但它們進攻了這么久,已大致摸清了061的能力上限。

                經過估算,061被動挨打這么久,不可能還有余力臨時制造病毒反噬它們,而且這信息文件很小,與其他零散反饋信息的大小差不多,所以它們未加猶豫,直接把信息接收了。

                下一秒,所有攻擊系統陷入黑屏癱瘓中,新彈出的頁面根本無法關閉。

                屏幕上彈出了一道幾何變換的數學演算大題,旁邊的幾何圖上,輔助線垂直線各種線亂七八糟地交叉在一起,一眼掃過去,看得人頭皮發炸。

                題目要求,要在空白區域內求算阿基米德螺線,滿分100分,一共20道大題。

                答對一題,病毒就會隨機刪除一個文件,答錯一題扣5分,考不到80分,病毒就會送所有的程序自動格式化,也即所謂的螺旋上天,直接爆.炸。

                所有系統:“……”我操。

                半個小時后,089迫不及待地發消息問起病毒效果如何。

                061的化身正安心趴在池小池懷里,被他用小梳子輕輕梳著毛,聞言答道:“你寫的病毒,效果當然好。”

                089興沖沖地:“干掉多少?”

                061舒舒服服地擺著尾巴:“全部。”

                089:“哈?這么菜?”

                061耐心解答:“是這樣的,也有不少答得不錯。但是它們忘了寫‘解’。”

                089:“……”

                061:“一共二十道大題,每題少寫一個‘解’,扣一分卷面分。所以都不及格。”

                089想,這么真實的嗎。

                061則舒服得瞇了眼睛,微尖的乳牙輕咬著池小池的指尖,被他屈起指節輕敲了腦袋后就乖了,睜著灰藍色的眼睛,看向窗外漫天的大雪,只覺心里踏實。

                新的制夢卡又被用掉了。

                池小池從庫存里又補充了一張。

                061不禁問:“小池,你就打算讓他做一個重復的噩夢嗎。”

                池小池裹著小毯子,抱著小豹子吸了一口,渾身舒坦:“嗯。在我見到他之前,他會重復那個夢。”

                “會有效嗎。”

                “會的。”池小池微微笑了,捏住小奶豹的爪爪,溫柔地親了一口爪心,嗓音里透著懷念的味道,“夢對人的精神影響很大的。我知道。”

                作者有話要說:  061:來來來,做做這道送命題。

                眾系統:高數殺我。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不要在垃圾桶里撿男朋友[快穿]相鄰的書:娛樂在身邊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