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彼岸繁花[综红楼]

            233、林海96

            【书名: 彼岸繁花[综红楼] 233、林海96 作者:林一平

            彼岸繁花[综红楼]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电影世界逍遥行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祥和的日子, 如白驹过隙,也如轻抚发丝而过的春阳暖风, 不知不觉的就四月了。

                恩科的庶吉士提前结束了学业,张旭去了吏部, 跟在程荫身边做了给事中。张旵考中了庶吉士,张家的大嫂二嫂开始张罗张旵和迎春的婚事。因王夫人病的不能起身了,纪氏就在荣国府与张家走六礼的时候, 去陪着邢夫人完成那些礼仪。

                在晨官儿过两生日的时候, 贾赦和林海收到贾琏的信,他在六月中得了长子。

                这是风调雨顺的一年。顺利得林海以为自己是在梦中。而这般顺心的日子, 快得他还没品尝够岁月顺利的甜美, 就在刚入冬月的时候,京畿及以北的大片地区,陡降暴雪。

                气温突降,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朝廷要筹款赈济遭受雪灾的百姓,边关也在这时候告急。太上每在天时、政事顺利的时候, 就出来秀秀自己存在, 强调一下太上权威, 这时候避在慈恩宫, 声影皆无。

                今上想着好容?#33258;?#36215;来的一点?#19994;祝?#39031;刻间又要花的净空, 嘴角都起了火泡。再看着沉默的内阁的几位阁老,想想缺口至少要百万两的赈灾银子,也沉不住气了。

                “林大人, 你可有什么法子?”今?#31995;?#21517;问林海。

                林海没法,谁叫自己是内阁的小字辈,和初进职场的?#22235;?#19968;般,有事儿就先点自己开头,然后是论资排辈的几位阁?#21450;?#39034;序说,最后首辅做总结,今上拍板。这次序,林海几次想望天竖指头。

                “圣人,臣想赈灾得有足够的银两。”听林海这话,所有人要不是限于涵养,都想给林海一对白眼了。“?#23478;?#20026;,从荣国侯还了朝廷欠银后,其他欠银的官员,也应当都有所?#24613;浮?#19981;说要全额足数地还欠银,就是能还一部分,或者是十分之一,臣估计,也能够朝廷救?#32654;?#27665;百姓的。”

                看,看,看,这话说的,潜台词就是,不还,就是不想救黎民百姓了。不过也算是没把欠债的、还不起的逼到绝路上去,听听,不是全额,而是一部分,或者是十分之一。

                “林爱卿,这事儿,你看交给谁办好?”

                “这个……”林海要骂娘了,自己提议谁去收欠债,不是得罪谁啊。“看圣人属意。”

                今上没再说了,他也觉得自己问的有点逼迫过甚了。

                “那么内阁参议一下吧,今日把赈灾的章程、人选都定出来,追讨欠银的人。明日小朝会后就派人立即去做。明天要把银子拿到了。”

                圣人说完,走了……

                留下六部尚书组成的阁臣,面面相觑,谁也不开口说话。

                许久,兵部胡尚书先开口了。

                “李尚书啊,老夫这欠银也不少,想一次全还,?#22812;?#21334;铁也不够。我这就回家看看,最少能还了十分一二。”

                户部李尚书点头,有点是点了。?#23736;?#35874;老胡仗义帮忙,不如你先回兵?#30475;?#21561;风。欠款的多是兵部的人。”

                胡尚书点头,先离?#22235;?#38401;。唉,欠银啊,自家祖宗怎么就信太/祖的了,借款安置伤残的老兵,自家该得的、修建宅子的赏银,也没拿到现银。要不是当初南征北战的时候,祖宗多得了一点儿,怕是他要露宿街头,也还不上这几十万呢。

                胡尚书把朝廷赈灾缺银子,要追讨一部分,或者是十分之一的欠银消息,带回了兵部。

                “老夫和你们说啊,这欠银早晚得还,这次还十分一就成,你们各自回去?#24613;福?#26126;天?#31456;?#21069;把银子送到户部。”

                缮国公世子待人走的差?#27426;?#20102;,钻进贾赦的公房里。

                ?#23736;?#20399;,你说,我该还多少啊?”

                “有多少还多少,早还早了。”贾赦低低和牛世子说,“早还在圣?#22235;?#37324;还能买个好呢。”

                “好,听你的。”

                牛世子这二年,因和贾赦、林海合伙的澄酒,把他那酒楼的生意,带的成了京城第一家。尤其在冬日里,他那酒楼的?#26216;?#36824;被限量供应澄酒,每天每桌就那么多。要不然的话,他怎么舍得要把庶出妹妹,给贾赦、林海做妾,就是想能够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19978;?#20108;人都不敢收他的妹妹。谁敢和太上一样啊!这理由回的他,也让他半点脾气都没?#23567;?br />
                胡尚书离开内阁后,余下的几人,?#26085;?#24448;年,把赈灾的策略,具体实施方法略改改就定了下来。人选依旧是户部出。

                林海想想建议道:“派多几个御史做监察吧,还?#34892;?#37096;的人,也都跟着去几个。”

                林海的提议,立即得到通过了。这样好,免得赈灾回?#26149;螅?#24481;史台又要捕风捉影地弹劾赈灾官员。本来赈灾就是?#37327;?#27963;,说一点不贪,真没人敢保证的。

                吏部段尚书接着说:“吏部会派考功司的人同去。”

                这下,内阁阁臣不禁就要为去赈灾的官员捏一把汗了。有御史台的监督,有考功司的同行,这两拨人,最是铁面无私的。还?#34892;?#37096;的随同。真要是敢像以往那样,只有一半银子能用到赈灾实际,怕是最后身家性命都得搭进去。

                李尚书?#23578;?#20960;声,招呼工部宋尚书,“不如你们也派几个人,顺便看看明春重建,工部得给多少什么工具。”

                “李尚书啊,你啊,你啊。派,工部也派人去。”

                这份章程誊写清楚交上去后,今上大喜,立即过来见阁臣,“以后赈灾就按这个来。”逐个谢过各位阁臣。

                李尚书回到户部,牛世子已经带了银票在他的公房等着呢。

                “李尚书,?#20063;?#27604;荣国侯,你知道我家的事情。我也不敢大张旗鼓地拉银?#27704;?#25143;部。”牛世子从怀里掏出个盒?#27704;礎!?#25105;这都是银?#20445;?#24744;收不收?”

                “收,就是要看看是什么银号的。就是怕有的银号小,不好?#19968;唬?#36824;得麻烦世子去换大银号的。”

                林尚书叫了户部两个侍郎和一个主事进来,一起清点牛世子带来的银票。还好最小的面值也是五十两的,总计是十六万三千七百两。

                “牛世子,你这是,把家里都划拉干净了?”周侍郎看着那几张五十两面额的银票问。

                “?#21069;。前 ?#36825;还近三分之一了,明天买菜?#23478;?#36170;账了。”

                “行啦,你别装啦,谁不知道你家的酒楼日进?#26041;?#21834;。”

                “哈哈,以后靠你们多去捧场,我老牛也早日还清欠银。”

                有了这十六万开头,李尚书紧缩的?#32426;罰?#31245;稍舒展了一点。等吧,看明天?#31456;?#33021;筹到多少了。

                跟着进来是史家?#20540;埽?#36824;了十万两,然后是?#26412;?#29579;府,还了十万两。

                今上一边和程荫喝茶聊天,一边说:“繁森,还好?#24515;?#20030;荐林海进京。单这次赈灾,也就值得我俩为他争的那次了。”

                ?#23736;?#26159;圣人福气。那两淮的盐税,林海交代的清爽,这几年也没比以前少。”

                “?#21069; ?#22826;上总算是给朕留了一个得用的。”

                有还得起,就有还不起的。有急急去还的,就?#24515;?#36461;着不想还的。

                贾赦回了荣国府,吃罢晚饭,想想还是去了隔壁的宁国府。再怎么是分宗了,遇上这样的大事儿,还是要知会一下子才好。

                贾珍听说贾赦来了,赶紧从后院奔过来。

                “赦叔,稀客啊,快坐。”

                贾赦大刺刺坐下,也?#27426;?#33590;喝,就对贾珍说:?#32610;?#20799;,这次欠款,你?#24613;富?#22810;少??#26412;?#29579;都还了十万现银了。”

                贾珍这人吧,还别说,他不缺银子,他东府比荣府富着呢,他就是不想还。甚?#20102;?#36824;想,要是给我侯爵,我都还了也成,啥没有,哼……

                “赦叔,这个,这个,侄儿明天去问问我父?#33258;?#35828;。”

                “早晚得还的,今上不是太上,惹了他,顶了抄家的名声,他也能把欠银都收了回去。”

                贾赦生气,看贾珍这推诿的样子,他连茶都没喝,直接就要回去。

                “哎,赦叔,过来了就多做一会儿,好好没好好聊聊了。”

                “不啦,明天还有小朝会呢。你也早点休息吧。”

                为欠银操心的是一拨人,为还银焦急还有一拨人,除了贾珍这样的,就是还不起的。但是再还不起,十分之一也得还啊。这一夜,不知道多少人家心疼的睡不着。

                同样睡不着、还不能睡的、还有林海。他不是为银子,是为生病的儿子——旻官儿。

                气温陡降,雪灾抵到眼眉,林海在朝廷被今上逮着,在内阁先开口。而对府里,发现降温了,他就反复提醒纪氏,一定要照顾好在主院的两个孩子。因在归荑院?#27704;?#30340;暮哥儿,不用他担心,归荑看儿子看得比眼珠儿还珍贵。黛玉院?#27704;錚?#19981;仅有富嬷嬷照应着,而且迎春因着明年要嫁人的缘故,现在行事越发地有大人样。表姐妹俩照顾曼曼小姑娘,精心细致的不得了。

                唯一要操心的,就是纪氏院?#27704;?#30340;晨官儿、旻官儿。

                晨官儿活泼得纪氏管不住,她还舍不得来硬的。四个丫鬟跟着追,都撵不来。内外屋一倒腾,就把旻官儿折腾的着凉了。

                纪氏发现旻官儿着凉,赶紧把小儿子捂在炕上,不给出去玩雪。可她管不住晨官儿倒腾,一个没看住,大大的雪?#29275;?#23601;递到旻官儿手里了。等林海晚上回到?#36965;?#26107;官儿已开始发烧、呕吐,赵老大夫给孩子灌了二次药,仍不见退热。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住宅片区检修电路,只能?#26085;?#26679;吧。

                谢谢亲们看文、留言,谢谢收藏。

                谢谢?#27573;?#33829;养液的?#20303;?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彼岸繁花[综红楼]相邻的书:黑暗国术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31185;?/a>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滚球10后总进球数规则 竟彩首页 足球比分直播网 欲钱看天庭 安徽11选5胆拖 甘肃快三走势图昨天 搜狐彩票论坛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元网 三三连码出是什么数字 okooo澳客网比分直播 体彩20选5 龙江快乐时时彩 体彩p3开机号今天 青海十一选五青海十一选 3d包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