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回下岗时代

            262.关于灵魂

            【书名: 重回下岗时代 262.关于灵魂 作者:肖邦乱弹琴

            重回下岗时代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邪御天娇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    徐老头的丧事,可谓隆重至极。

                刘万程不是官员,不怕影响,也就没有什么顾忌。

                在殡仪馆里停灵三天,仅前来吊唁的大小人物,就不下千数。

                就是在吴晓波家里没有起灵之前,小区里楼道周围就摆满了花圈,后来好多都没地方摆,只能找个地方堆起来。

                前往殡仪馆,只各种豪车?#25512;?#30334;辆,上千人送葬,几乎轰动了整个城?#23567;?br />
                当大家知道这是江山集?#21734;?#20107;长的父亲,总经理刘万程的岳父的葬礼,也就不感到奇?#33267;恕?br />
                这时候的江山集团,已经成为这城市最大的财团了。

                葬礼折腾了一个多星期,才总算是将徐老头入土为安。期间刘万程夫妇和吴晓波夫妇忙于应酬和各种事务,弄了个精疲力尽,也顾不上其他。这真是,死人不得安生,活人跟着受罪。

                可不这么折腾,就显不出江山集团的气势来,也看不出有多少领导和地方财?#21734;?#27743;山集团的重?#27704;矗?#20415;宛如古代皇帝泰山封禅,就是为了折腾而折腾。

                这一日,总算过了头七,大家去墓地祭奠回来,都到吴晓波家里,吃了饭都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徐艳才有工夫问徐洁,关于她做梦的事,这事诡异到家,细思极恐,徐艳怎会不问?

                徐洁心里相信了刘万程说的,反倒不敢说实话了。万一刘万程穿越这事露出去,真就轰动世界了,国家要不把他弄去做了实验才怪!

                她只一口咬定,就是自己连着做了三天梦,梦见有人跟她这样说的,梦里那人模糊不清,是男是女,模样怎样,她一点也记不起来。

                徐艳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颤着声音问:“你听那声音,像不像咱妈啊?”

                徐洁心里就感到好笑,摇摇头说:“咱妈没的时候我太小了,现在基本记不起来妈啥模样,说话声音也记不清楚了。”这话倒是实话。

                徐艳就看刘万程问:“万程,你的看法呢?”

                刘万程当然得顺着他老婆的谎往下圆了,当下就说:“我是不信鬼神的。?#19968;?#26159;觉得,只是巧合而已。国外有学者研究灵魂和转世的,也有不少诡异的事例,但都没有确切证据。我倒是偏向于人有?#26412;酰?#20063;就是心灵感应。咱们四个,只?#34892;?#27905;和老爷子待的时间最长,当然就最有感情。老爷子身体有问题,也许她就感知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机缘巧合,就预先知道了老爷子的大限之期也说?#27426;ā!?br />
                刘万程这话,说和不说也没什么两样。

                吴晓波就不?#22836;?#35828;:“你说的都是废话。我倒是觉得,徐艳说的有道理,没准就是咱妈托梦给徐洁,要她早准备后事的。”

                刘万程?#22836;?#39539;他说:“你这就不是废话了,你有证据吗?”

                吴晓波说:“当然有了。我姥姥活着的时候,亲口跟我说过的。她说我老姥姥没了以后,她记得老姥姥给她做的一件衣裳没有做完,就是找不到放在哪里了。有一天晚上,我姥姥做梦,就梦见她妈跟她说那件衣裳放哪儿了。第二天,她按照老姥姥说的,去那个地方找,果然就找到了。”

                刘万程说:“这反而验证了我那个观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是你老姥姥告诉她,而是你姥姥有?#26412;酰本?#21578;诉她衣裳在哪里。”

                吴晓波说:“你还是不承认人有灵魂。我再给你讲个故事,这可是?#20202;?#36523;经历过的。我小时候,我家住的是对面房。我家对门那个侯叔叔,有一天拆他们家的鸡窝,我就在一边看他拆。忽然,一只大黄鼠狼从鸡窝里跳出来跑了。侯叔叔立刻就双?#30452;?#25104;爪子模样,小臂曲起来,嘴也嘬起来,就这样,”

                说着,他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学着当日他那位侯叔叔的样子,双手五指捏在一起,反掌向下,屈起?#30452;郟?#22060;起嘴唇,眼珠子乱转,头两头乱摆,来回跳着走。

                学完了这才说:“当时侯叔叔就是这样一副动物的样子,像个老鼠精。大家问他,你怎么了?他就说,我姓?#30130;?#35841;让你拆我的家?就只会说这一句话,来回重复。后来?#27704;显?#35831;了个道?#22812;?#26469;,做了场法事,这才好了。大家问他那时候怎么回事,他一点都不记得了。”

                说完了又说:“道家说,他是被黄鼠狼拘了魂了,黄鼠狼不走,他就好不了。好在那黄鼠狼道行不深,那道家能赶走它,侯叔叔才好了。?#26412;?#38382;刘万程,“你还说没有灵魂?”

                刘万程还没有回答,徐艳先说他:“你别讲这个啦,怪吓?#35828;摹?#36825;以后你晚上不回来,?#19968;?#25954;不敢一个人在家住啦?”

                吴晓波说:“咱家不有保姆吗?”

                徐艳说:“保姆也是女的呀。不成,至少我爸没出百日之前,你不许晚上不回家!?#26412;?#21448;说刘万程,“万程你也一样。你们家没保姆,徐洁一人在家更害怕!”

                刘万程就笑,然后说:“我如果出去回不来,?#19968;?#25552;前告诉徐洁,让她过来和你?#20146; !?br />
                徐洁就淡淡笑笑说:“我从小一个人住惯了,不害?#38534;!?br />
                徐艳说:“那也不行,万一出事怎么办?”刘万程就和徐洁商量:“要不,咱们也雇个保姆吧?我看你这几天?#25104;?#20063;不好。”

                徐洁没有说话。

                两个人直到很晚,才从吴晓波家出来,开车回自己家。

                经历了失去父亲的痛苦之后,徐洁好像一下子就成熟了好多,没有那么多话了,感觉?#34892;?#27785;闷。

                进了客厅,两个人准备换衣服,洗澡休息。

                刘万程就跟徐洁再商量说:“我觉得你姐说的也有道理,你老是一个人在家的确不安全。要不,我明天去劳务市场转转,找个保姆?”

                徐洁说:“我不习惯?#22242;?#26449;人在一起,生活习惯不一样。原先那保姆上厕所都冲不干净,太恶心人了。”

                刘万程说:“我让他们给找个爱干净的。现在农村人都富起来了,生活习惯早改的和咱们差?#27426;?#20102;。”

                徐洁说:“拉倒吧,有钱谁还肯来当保姆啊?”沉默一下,突然就说,“你如果不是去高秀菊那里,真是出去应酬回不来,就让她过来,我们俩做伴。”

                刘万程正伸手在卧室壁橱里往外给她拿浴衣,听她这么说,手就停下来,看着她。

                徐洁边脱衣服边说:“我爸死那天,你守着高秀?#31449;?#35828;前世的事情,我就知道,高秀菊是你前世的妻子。?#26412;?#30475;着他问,“对么?”

                刘万程就无言了。他的小丫头已经快三十了,会自己分析事情,就是处在极度痛苦之中,也能分析出来真相。他当时怕她哭坏了,急着劝解她,竟然没有注意高秀菊还在屋里这个细节,只是本能地知道,这事不用避讳高秀菊,忘了徐洁会推理分析了。

                刘万程不知道徐洁这时候突然提这件事情的用意,只好等着她往下说。

                徐洁却不说了,脱了衣服,就去倚着墙站好,等着刘万程给她检查。

                刘万程只好把她的浴衣放在床上,过去给她检查。检查完了,把浴衣递给她,然后自己换浴?#38534;?br />
                徐洁这时候才说:“我早就观察到了,你出去应酬,很少不回来。但你给我讲了前世的故?#20081;?#21518;,每个礼拜至少有两天是不回来的。我就猜,你已经和前世的老婆和好了。你能守着高秀菊讲前世的事情,不避讳她,我就知道,她就是你前世的媳妇。?#26412;?#38382;,“对?#27426;裕俊?br />
                刘万程就坐到床沿上,说:“对。”

                徐洁就问:“你是怎么让她相信有前世的?”

                刘万程说:“她的生活习惯,还有身体上一些别人不可能知道的**,我都知道。她自己发明的菜,我?#19981;?#20570;。”

                徐洁就点点头,把拿在手里的浴衣穿上,在他身边坐下来说:“给我讲讲你们的前世,好么?”

                刘万程看看表说:“都十一点啦,咱明天再讲好不好?”

                徐洁就撅嘴说:“不好。我都憋好几天了,你不讲,我睡不着觉!”

                刘万程就只好给她讲,他们怎么通过韩素云认识,怎么结的婚,高强怎么?#34987;?#30340;,他怎么不理解,怎么不帮高秀?#29031;?#39038;高强,然后怎么和徐洁走到一起去的,直到徐洁失踪,他和高秀菊彻底陷入冷战。

                光讲这些,都过了十二点了。两个人从开始在床边坐着,渐渐就都到床上躺着去了,澡也不洗了。

                徐洁枕着刘万程的胳膊,听他讲述,这时候插话问他:“你不惜把工厂都不要了去照顾高叔,就是为了上一世没有照顾他,后悔了?”

                刘万程说:“有那么个意思,但更重要的,是离开高叔,咱们根本发展不起来。

                咱们的产品是什么?#24656;?#38109;件啊。那时候铝材是国?#22812;?#25511;物资,咱们搞不到。高叔在江山机器厂当那么多年干部,只有他才能有门路搞来铝材呀。

                再说,咱们起家,首先靠的就是工厂。而能把那些下岗工?#35828;?#24515;聚拢起来,领着他们往前走,就得靠高叔。大家信他,?#25954;?#36319;从他,他也知道怎样才能激发出大家的干劲来。

                我仗着知道以后的事情,出?#34987;?#31574;,决定大方向行,论真本事就不如高叔了。那时候,张年发不肯来帮我,我只能依靠高叔。他倒下,我就是能拿下铸造分厂也不敢去拿下来。没有铸造分厂,咱们就不能实?#31181;?#30340;飞?#23613;?#20063;许,到今天为止,咱们还只是一个小厂子。所以,没有高叔,哪来今天的江山集团啊?

                那时候,你们不知道以后是怎么回事,当然就都看不到这一点,才会怪我不顾工厂去照顾他。

                我是穿越过来的,当然知道,离开高叔,我不会找到第二个有这种能力帮我实现飞跃的人,我只能孤注一掷,去冒险了。

                我知道他当年?#34987;荊?#24182;不完全是因为?#33162;。?#20027;要还是精神垮了。所以,我知道他会站起来。”

                说到这里就叹息一声说:“如果江山机器厂能用高叔这样的?#35828;?#19968;把手,咱们就没有机会,江山机器厂也不会垮掉。”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回下岗时代相邻的书:光速领跑者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福建快3加奖第一天狂中奖 重庆时时彩投注技巧 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六和才彩特码资料开奖结果 斯诺克世界杯 彩票数字逃不掉的规律 公开精准平特 江西老时时彩杀号定胆 南粤福彩26选5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 吉林11选5前三直和值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近500期) 吉林快三开奖视频软件下载 北京时时彩存在吗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