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

            56、第五十六章

            【書名: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 56、第五十六章 作者:一把殺豬刀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全職法師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巔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圣墟    就在房間里倆人已經談到以后生的孩子該和哪家姓的時候。

                閔燈陰沉著臉, 帶著一陣厲風沖進了房間, 用準確利落的拔蘿卜的手法,提起了章丘的頭, 轉身往外拉。

                “哎!小崽子你給我撒手!”章丘直不起腰,只能佝僂著背,齜牙咧嘴的朝上吼。

                “你……你不要亂說。”閔燈聲音依舊很小,即便生氣都不是很大。

                只是抓著章丘脖子的手不松分毫。

                “閔燈,松手。”霍疏蹙眉過去拉他的手, “你昨天手上剛戳破了一個水泡。”

                閔燈不愿意放手, 但架不住霍疏力氣大。

                硬把倆人給扒拉開了。

                “親娘姥姥的,老子這十幾年的哥算白當了。”章丘揉著脖子, 幾乎抹淚, “真是娘不如媳婦。”

                閔燈擰眉反駁:“你不是我娘。”

                章丘傷心欲絕:“我也沒你這個兒子!”

                霍疏在外人面前慣常是一派溫和,這會兒又繃不住皮了, 眼角眉梢都是樂呵:“大家都是一家人, 都是一家人, 別這么怒氣相對。”

                章丘:“……”

                閔燈:“……”

                閔燈突然想笑, 瞪著眼睛左看右看, 最后笑了出來。

                章丘憋了半天,也扭過頭悄悄的笑了。

                章丘不傻, 閔燈的變化他可能是看得最清楚的那一個人。

                不是說閔燈有多么大一個翻天覆地的改變,而是一種緩慢又生機勃勃的成長。

                閔燈整個人像是活了過來,他會笑了,會主動表達自己的聲音, 會打會鬧。

                會主動掐他這個哥哥的脖子。

                他以前攔著霍疏無非是因為害怕,怕霍疏給閔燈帶來壞的影響。

                但至少現在看來,霍疏才是唯一拉住了閔燈手的那個人。

                中午休息時間沒等三人笑夠就結束了,霍疏和閔燈皆是一步三回頭,以一句再見,一句你先走的矯情樣子在分別。

                “你倆能不能行了?魚離不了水了是吧?”章丘就看不慣他們倆膩膩歪歪做作的樣子,出言諷刺,“是不是感覺有東西掐住了咽喉管,是不是感覺不能呼吸?”

                “是。”霍疏笑著答。

                “想吻別就直說。”章丘不屑。

                霍疏輕咳了一聲:“閔——”

                閔燈當即轉身跑了,紅著后腦勺。

                章丘搖頭嘆了一口氣,追了上去。

                兩人并排走在回后廚的長廊上,章丘想了想開口:“姚醫生那邊聯系上了,他回他老家那邊,就是隔壁市去了。不過他可能不方便過來,要是你要跟他見面,你得去他那邊。”

                閔燈蹙眉,表情猶疑。

                他去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都會緊張不安,何況是要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

                “我剛剛把聯系電話發在你手機上面了,你這幾天先跟他溝通,看看需不需要見面。”章丘說,“如果需要去他那兒,我和你一起去。”

                閔燈沒做回應,章丘就當他默認了。

                一天時間轉瞬而過,工作完,晚上下班。

                閔燈照例走出那條巷子,跟來接他的司機打了招呼。

                剛上車,寧慧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自從那天和寧慧見過之后,寧慧有事沒事就喜歡跟他打電話,幾乎天天都給他打。

                聊很平常的話題,問很奇怪的問題。

                閔燈就因為躲她,本來就不愛帶手機,因為這事兒把手機撂家里好幾次了。

                但任然阻擋不了他回家后寧慧再給他打電話。

                但其實這些都沒有關系,主要是閔燈通常不喜歡跟不太熟的人講話,一緊張還容易結巴。

                但寧慧出其的很健談,閔燈就算不說,她也可以一直說。

                有時候拉的閔燈還不得不說。

                閔燈認真的聽著電話里寧慧的聲音,眼角突然跳了跳。

                他突然偏頭,恍惚從后視鏡里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影子。

                一閃而過。

                閔燈轉過身,透過后車窗看出去,后面的路上只有緊跟來著的車。

                電話里的聲音將出神的閔燈拉了回來,他疑惑的又朝后看了看,依舊什么都沒看見。

                不止這一次了,閔燈因為性格關系,一向對他人的視線很敏感。

                不是他的錯覺,是真的有人在一直盯著他。

                單懷蹲在路邊,摸著自己那條瘸了的腿,透過臟污打結的頭發,眼色陰沉的看向了那輛早已開遠的小車。

                他在這兒已經連續蹲了一周多了,一點點機會都摸不到。

                餐廳門口有保安,他根本混不進去,餐廳后廚巷子那兒的門又是鎖著的。

                就連每天晚上閔燈獨自從后門出來,都有一個司機在只有十幾米的地方守著。

                他找不到任何漏洞。

                單懷暴躁又軟弱,他不怕閔燈,因為閔燈從來都不會反抗他。在他眼里,閔燈依舊是十幾年前只會縮在墻角的閔燈。

                但是他害怕任何一個,但凡比他高那么一點點的男性。

                霍疏接過閔燈手上拿著的書包,蹙眉伸手擦了擦他鼻尖上的汗,“怎么跑上來的?”

                “我急著上廁所。”閔燈一股腦的摘了圍巾、大衣扔在了他身上,跑著進了廁所。

                霍疏把閔燈的衣服放好,兜里電話響了。

                寧慧打過來的。

                兩人打了招呼,寧慧就直接了當的進入了主題。

                “下周五我就走了,這幾天在我和閔燈的交流和聊天中已經確定了他現在的心理狀況。”寧慧說,“藥我明天讓振宇給你帶過去,你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藥物副作用會讓患者可能出現的較大反應。”

                “對身體有傷害嗎?”霍疏蹙眉。

                “因為藥物的關系,他可能會產生過度鎮靜,也就是所謂的嗜睡,睡著了不容易醒來,身體沒什么力氣。情緒也可能抑郁焦慮,在初期還有可能加重原有的心理狀態。因為難受,他還可能會抗拒服藥,對治療產生抗拒心理。”寧慧說的很仔細。

                “其實我是建議住院觀察的,國內有很多針對類似病人的機構都是專業的,無論是人員還是設備。”寧慧說,“但是針對閔燈的狀況,他待在你身邊可能會更好。但是一旦出現不可控的情況,打電話給我。”

                “好。”霍疏回答。

                “他一旦開始服藥,工作方面可能進行會有難度。這是意思是,他不可能再進行餐廳的工作。而你可能得多抽一點時間陪在他身邊,以免不能及時發現不對勁。”寧慧又說。

                “霍疏?”房子里閔燈突然喊。

                “怎么了?”霍疏推開虛掩的房門,探頭進去。

                “行了,注意事項我發微信給你。出現任何事,你可以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先掛了。”寧慧說

                “我的手機你放哪兒了?”閔燈問。

                “沙發上。”霍疏掛了電話,脫鞋進門,“你前些天有幾次是不是沒把手機帶在身上?”

                “上班規定不能玩手機。”閔燈說,“我帶著也沒用。”

                “以后一定要帶。”霍疏說完看著閔燈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沒放在心上。

                每次早上他都把閔燈的手機塞在他大衣口袋。

                但也就轉眼的功夫,閔燈不知道是嫌沉還是嫌麻煩,通常都趁他不注意塞在房間某個角落。

                現在出門沒有誰不帶手機。但偏偏閔燈不喜歡帶,也不感興趣。

                這事隨便安在哪一個孩子身上,家長估計得高興瘋了。

                但閔燈不行。他情況特殊,霍疏擔心遇上什么事閔燈不能及時的聯系到自己。

                閔燈把姚醫生的電話號碼保存下來后,就去拿衣服洗澡了。

                霍疏一個人留在客廳,眼皮直跳。

                這兩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著要給閔燈吃藥這事兒,總是心神不寧。

                坐立不安,挪來挪去。

                霍疏干脆趁著閔燈洗澡,下樓開車去手機營業廳買了個手機殼。帶脖繩的那種,可以掛著。

                買完東西又回來,前后不超過20分鐘。

                閔燈正好從浴室推門出來,看著他裹著一身冷氣,穿著在外面穿的大厚羽絨服,疑惑問:“你干嘛去了?”

                “給你。”霍疏把手上的手機殼扔了過去。

                “什——”閔燈手忙腳亂的接住隔空拋過來的東西。看清了,驚訝道:“兔子?”

                “我問過他們,說是沒有那個蟲子的,就拿了這個。你等會去把你手機套上,天天給我掛在脖子上,不準拿下來。”霍疏威脅的點了點他的額頭。

                “你幫我弄吧,電視開始了。”閔燈沒所謂的把手機套給扔了回去。

                霍疏嘆了一口氣,任勞任怨的去把手機殼給裝好了。

                又掛在閔燈脖子上掛了掛,“還行吧。”

                閔燈低頭看著掛在自己脖子上的繩子,覺得像小孩兒,太幼稚了。

                但霍疏看著對這個繩子還挺喜歡的,他也沒說什么,轉頭去看電視了。

                霍疏沒有工作的時候,一向睡得早。

                閔燈看著霍疏進了臥室后,也沒關電視,拿著手機悄悄的進了廁所。

                他還沒有想好怎么跟霍疏說他要治病,他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所以跟姚醫生打電話,只能背著霍疏。

                他總想著能拖一天是一天。

                霍疏剛上床躺了一會,想起身去上個廁所。

                走到廁所前,廁所門是關著的,閔燈應該在廁所里。

                他剛要走開,卻聽見了廁所門內傳來閔燈的有些悶的說話聲。

                像是在跟人打電話。

                霍疏蹙眉在廁所門邊站了一會兒,雖然覺得不對勁,但也沒過多在意 。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一連三天,每天晚上閔燈都背著他在廁所里打電話。

                霍疏緊張了,害怕了。

                于是每天不經意經過廁所時十來回,打探敵情。

                第三天后才勉強摸到門內那個人的一點點資料。

                電話那頭的人應該是個男的,而且還特能聊。

                因為閔燈都不怎么說話,只是偶爾的應著嗯哦好的。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霍疏在一次又一次的獨守空房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家庭危機。

                在又一次經過廁所門返回臥室,霍疏抱著被子靠在床上,靜靜流淚估摸著時間。

                十分鐘后。

                閔燈腳步輕緩的進了臥室,看見他靠在床上,明顯被嚇了一跳。

                “你怎么還沒睡?”閔燈驚訝。

                “因為寂寞。”霍疏回答。

                閔燈:“……”

                閔燈想了想,親切發問:“晚飯吃撐了?”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晚安!

                非常感謝大家支持正版。!

                繼父的事應該就在后兩章能夠解決了。不要緊張哦。

                非常感謝各位土豪寶貝給我扔的地雷。

                樸智旻他老婆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8-09-28 23:44:07?

                超可愛的是南南呀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8-09-29 10:44:29?

                煮桑久吃嗎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29 13:49:17?

                湖不歸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8-09-30 01:05:07

                ?哎呀呀呀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12:41:11

                ?無言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17:22:15?

                邵爹的愛妃xplus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8-09-30 18:58:40

                ?邵爹的愛妃xplus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19:02:52?

                邵爹的愛妃xplus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19:03:49?

                不要懷疑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20:06:15?

                杜科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09-30 20:07:11

                ?病房怪物-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1 18:17:10?

                楚卿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1 18:35:28?

                大,大,大金魚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1 19:04:22?

                喃喃自語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1 20:18:37?

                麻雀不吃蒜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2 08:11:25?

                聶大的頭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8-10-02 22:35:37?

                麻雀不吃蒜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2 23:37:32

                ?30372026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8-10-02 23:39:52?

                寧款扉扔了1個地雷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相鄰的書:冰火魔廚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