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慢穿之還是社會主義好

            353、民國奇事13

            【書名: 慢穿之還是社會主義好 353、民國奇事13 作者:小二娃

            慢穿之還是社會主義好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帶著農場混異界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巔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    待三人行完刑,現場的氣氛一時有點凝滯。

                等兩股青紫的劉天佐昏迷著被送了出來, 瞎眼劉摸了摸他大汗淋漓的額頭, 忽然爆發了:

                “國有國法,幫有幫規。顧師侄貴為一堂之主, 不把老朽看在眼里,我也說不得什么。但就算幫主在這里,也沒有擋著老頭子過問徒弟安危的道理。我今兒個就問你一句, 你顧五一個一腳門里, 一腳門外的寄門子,哪來的權利隨意處置我青幫門人?”

                這寄門子, 說的是青幫收徒時, 經過香堂洗禮后, 仍然不能算是真正的青幫內人。

                這個階段就被行內人稱作一腳門內,一腳門外了。

                而拜為寄門子以后,師父會在這寄名后的三年里, 勤加考核,并暗中打聽徒弟的人品、做派。

                這三年后,還需要學生勤訪師父三年, 讓師父考核其是否真有決心進家。

                經過了整整六年的考驗,在真正確定了學生入幫的決心, 與自身的品性后。

                師父才會開始教導徒弟基本的儀注, 等徹底通過考核后,師父才會擇吉日,并報請戶部, 開設香堂,正式收徒。

                這整個過程下來,基本上需要七年有余,所以也叫“七年進家”。

                當然,古時會訂這種規矩,是因為那時候交通不便,戶籍也難以認證。

                為了保證徒弟的質量,才不得不為之,但現如今青幫為極速擴大規模,“七年進家”這種規矩早就名存實亡了。

                顧嫵這一幫倥子們,就是直接拜師開香堂,成為的青幫弟子。

                本來瞎眼劉也不屑拿著這種東西刁難人。

                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幫主任命顧五為刑堂主時,一言不發了。

                但眼下顧嫵能不顧人情世故,直接拿幫規壓人。

                他劉瞎子當然也可以拿著這個當把柄,質疑顧五一個寄門子,根本就沒有資格當刑堂主。

                顧嫵聽了這話,總算從刑堂主的太師椅上下來了。

                她邊往下走,邊玩味般地笑了笑:“爺叔說的這是什么話,您可是我入門的引路人,我再不曉事,也不敢對您不恭敬啊。”

                劉瞎子被她這話噎的心里一梗。

                對啊,這質疑要是其他人提,顧嫵說不定還會認。

                可她的拜師儀式,分明就是他自己親自去當的引見師。

                所以這時候誰都能說這話,唯獨他不能,要不然就是自扇巴掌了。

                看老頭氣得直打哆嗦,顧嫵仿佛還嫌不夠,又一臉真誠地道:“剛剛師侄正在開香堂,不好回答您的問題,可現在走完流程了,我就一五一十的跟爺叔嘮嘮,今兒為什么開這個香堂。”

                說到這里,她臉色一肅,揚聲道:“閑雜人等,退出去等著。”

                經了剛才的事,顧嫵手底下的人再也不敢輕視她了。

                所以她話音剛落,一幫人令行禁止,立馬就抬著被打得半殘的三人一道出去了,只留下劉異帶過來的那些人。

                瞎眼劉看顧五都不怕,也揮揮手,讓意圖留下來保護他的門人們也一起退下了。

                等他再出來時,絕口不提今天事。

                連他那個堂侄孫,親徒弟,也徹底放手不管了。

                后來,等顧嫵跟這幫人混熟時,有人就好奇地問她:“瞎眼劉最是護短,連二爺也為這這個,跟他吵了不少次,但他從不見改的,那劉天佐不但是他的親徒弟,還是本家里的老侄孫呢?平日里得寵的不得了。你那么整他,哥幾個都以為他都要跟你死磕了,沒想到他居然沒聲了?快說說五爺你是怎么做到的。”

                顧嫵當時答得是:“我給劉師叔講了劉天佐橫行鄉里的事跡,劉師叔平日里最妒惡如仇,一聽這個,立馬大義滅親了。”

                她這話一出,立馬得了一片的噓聲。

                不是兄弟們愛鬧,但誰不知道瞎眼劉是“大”字輩兒里,出了名的幫親不幫禮。

                以他那個性子,劉天佐別說橫行鄉里了,他就是欺師滅祖,那瞎子都敢舔著臉保一保的。

                要是瞎眼劉真有那么深明大義,他那雙眼睛也不會瞎了。

                幫里哪個不知道,當年革命時,老瞎子有個師兄,為了幾個大錢出賣了革命軍。

                要不是二爺急智,幫里一大半的人都要搭進去。

                這在當年,可是要剜眼斷手凌遲的,這種要命的事,瞎眼劉也敢頂罪。

                這才從堂堂戶堂主,變成了個瞎眼指路師。

                更糟糕的是,這人自從那兒起,就跟受了刺激一樣,非但熱衷于擔當引路師,更是廣收門人,名下的弟子數不勝數。

                再配上他那個護短的勁兒,搞得各部里烏煙瘴氣的。

                偏偏幫里僅存的幾個話事人,都是“大”字輩兒的,所以就算他這么搞,連二爺也拿他沒轍。

                也不知道五爺這是用了什么法子,一舉就把這老頭兒給搞蔫了。

                自那以后,只要他名下的哪個門人犯了事,瞎眼劉再想護犢子,都會先找五爺密談一番。

                等再出來時,救人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

                秦公館

                秦蟒一進臥室,就見黃七月被綁在床上,渾身抽搐。

                他心里一跳,仔細一看,就見自家原配向來精致的巴掌小臉上,滿滿是青灰色,兩只瞳孔里也只見眼白,不見眼黑。

                再細一瞧,就見她額頭、鬢角、脖頸、手背上,都是根根暴起的青筋,襯著形銷骨立的人,有一種立馬就要死過去的感覺。

                秦蟒心里一驚,顫著聲質問周圍的下人:“都是死人嗎?怎么不給你們夫人吸一口?”

                他平日里最反感黃七月抽大煙,為此夫妻兩個整日的慪氣。

                但這些,都是因為秦蟒心里明白,鴉片這個東西,是真的沾不得。

                可眼下看她都痛苦成這樣了,他立馬妥協了——自己現在再也不是那個連碗面都買不起,還要每次都喝她的湯底解饞的小流氓了。

                既然這樣,她愛抽就抽,大不了他請一個連的中、西式醫生備著。

                何苦讓她受這個罪呢?

                “二……二爺……是夫人她……”

                守在黃七月床邊的傭人正要解釋,秦嘉棠一掀簾子進來了。

                見自己名義上的養父在這里,他也不叫人,只強行取下黃七月嘴里的軟木塞,眼疾手快地喂了一顆藥進去。

                床上還不斷掙扎的人總算軟了下來。

                又緩了兩分鐘,她自己取下自己嘴里的軟木塞,轉身面對墻壁,輕聲又堅定地道:“出去!”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慢穿之還是社會主義好相鄰的書:千魂百度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