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36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书名: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36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墨香铜臭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vjtm.tw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德意志崛起之路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27966;?#29579;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    沈清秋眯眼道:“苍穹山十二峰传人品性究竟如何,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要别派靠道听途说来下定论了。”

                老宫主道:“若是道听途说,那自然不敢轻信。只不过,这话正是从贵派门人之中流传开来的。”

                他环顾四周,继续说道:“诸位应知,各派弟子们私底下交好,也是常事,难免?#34892;?#27969;言蜚语入耳。单单是沈峰主刻意打压残害座下弟子一事,就担不起‘品行高洁’一词。”

                沈清秋一听头都大了。

                残害座下弟子?

                这倒真是大实话。光是在洛冰河正值发育的时期,沈清秋对他百般虐待、当成童工用等这些光辉往迹都能单独写一本苦情小说。其余因为资质上佳而被沈清秋刁难甚至逐出师门的弟子也可?#23472;?#19968;个体操团了。只不过,动手残害的不是他,是原装货啊!

                岳清源肃然道:“既然知道是流言蜚语,多说无益。师弟平素固然不喜对肚子嘘寒问暖,但要说残害,也未免太过了。”

                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来。秦婉约终于忍不住,要为心上人说话了:“那小女子斗胆问一句岳掌门,命令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直面迎战拥有百年功力、身穿毒刺铠甲的魔族长老,这算不算迫害残害?#20426;?br />
                这次,沈清秋可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干听着了。

                他不咸不淡地道:“这算不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的是,如果一个师父在毒刺铠甲之前,把徒弟拍了出去,自己挡在身前,这大约不能算迫害。你觉得呢,洛冰河?#20426;?br />
                在场众修士,?#34892;?#21548;到这个名字,脸现诧异之色。这其中又以苍穹山派为多。?#34892;?#21407;本见到这张脸只是怀疑的,比如齐清萋,现在也震惊了。至于某个?#25112;?#37329;兰城和洛冰河打了个照面就差点直接跪?#35828;?#21518;勤一把手,一颗心脏雨打风吹过后,现在反而淡定了。

                人群之中,洛冰河凝视?#27966;?#28165;秋,目光定定。沈清秋歪了歪头,展开折扇,居然?#34892;?#24605;对之报以一笑。虽然看起来只是很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说他一点儿也不生气,那是鬼扯。沈清秋固然时时顾虑到自己小命,总对洛冰河想法颇多,可那时候帮洛冰河挡了一击,却是自发而动,虽然洛冰河可能并不需要别人来帮他化解危机。怎么想,三场比斗?#25317;?#26368;狠的那个人就是他,这件事居然也能用来泼脏水,沈清秋怒了。

                继续高冷下去,不如主动迎击!

                因沈清秋以前时常责罚洛冰河,岳清源也见过他几次,可那也只是在洛冰河年纪尚幼的时候。后来沈清秋开始重用洛冰河,他便常常被派下清静峰处理各种事宜,更难见面。仙盟大会里,倒是在晶石?#36947;?#30475;过洛冰河的?#24120;?#21487;只有短短一瞬,而且镜面不算清晰,是以刚才一路,竟没认出?#27809;?#23467;宫主身旁这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居然就是当年沈清秋“爱徒”。此前,岳清源听说宫主最器重的是他小弟子,于是一直把洛冰河当成了公仪萧。这时看沈清秋目光锁定的方向,愕然:“师弟,你叫他什么?#20426;?br />
                沈清秋尚未回答,洛冰河居然先给出了反应。

                他缓缓道:“师尊以身相护之恩,永不敢忘。”

                齐清萋不可?#30511;?#36947;:“真是你?沈清秋,你不是说他死了吗?#20426;?#21448;看着洛冰河:“既然活着,为何不回清静峰来?你知不知道,你师尊因为你……”

                沈清秋猛地一阵干咳,咳得齐清萋不得不停下来瞪着他。

                沈清秋也暗暗瞪回去。他?#24615;?#24863;,接下来绝对又会听到“失魂落魄”这个词,妈蛋他一点都不想再听到这个词了!一阵鸡皮疙瘩,让洛冰河听了还不笑裂那张标准男主?#24120;?br />
                老宫主阴魂不散道:“正是这一点,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明明没死的,却非要说是死了?而为何明明可以回去,却不愿回去?#20426;?br />
                沈清秋烦透了他这阴阳怪气的调调,不咸不淡道:“他不愿意回来,我也?#35805;?#27861;。来则安之,去则由之,随他好了。宫主若是想说什么,请直说。”

                老宫主笑了笑:“我想说什么,沈峰主自己心中清楚,在场但?#27531;乃记?#26126;的,也都能领会。这些魔族撒种人固然该受?#19968;?#28954;噬,可如果有幕后指使、推波助澜之人,也绝不应该放过。无论如何,总要给整座金兰城一个交待。”

                他一句话,成功挑起了在场金兰城幸存者的仇恨之火。刚刚渡过一场大灾,他们的此刻的?#37027;?#26412;来就惶?#30452;?#23624;,恨不得有活靶?#27704;?#38598;中火力,发泄一番,不少人跟着叫嚣起来。

                洛冰河道:“师尊嫉恶如仇,遇魔族只恨不能手刃之而后快,又怎会与之勾结?#20426;?br />
                沈清秋侧目凝视他。恐怕在场的,只有他能切身领会,洛冰河那句“手刃之而后快”里包含的真实意味。

                破罐子破摔,沈清秋干脆挑开了明问:“洛冰河,你现在究竟是算清静峰的弟子,还是算?#27809;?#23467;的门人?#20426;?br />
                老宫主冷笑道:“事到如今,沈峰主又肯认这徒弟了?#20426;?br />
                沈清秋道:“我可从?#35805;?#20182;逐出师门过。他既然还肯叫我一声师尊,想必是愿意承?#31995;摹!?br />
                他这句话,?#30475;?#26159;抱着膈应一下洛冰河的心态说出来的,结果好像没膈应到,洛冰河目光?#28860;?#19981;知是否错觉,似乎眼神稍霁。

                一时间,两大阵营对立?#32622;鰨掌?#20013;?#36335;?#28779;花碰撞,充满剑?#20116;?#24352;的味道。至于一开始引发这场战争的撒种人,倒被遗忘在一旁,没人关心该怎么处置了。

                忽然,有个娇媚的女声道:“沈九?#20426;?#20320;是不是沈九?#20426;?br />
                一听到这个名字,沈清秋?#25104;系?#20113;淡风轻险些裂成东非大?#21387;取?br />
                靠靠靠!

                今天难道注定是天要亡我?!

                死定了。是这个女人。是秋海棠!

                原作之中,秋海棠的出现,只标志着一件事。那就是沈清秋的身败名裂。

                秋海棠虽然已经不是青春少女,但脸蛋?#23562;?#22914;玉?#36857;比?#33395;丽,加之身量苗条胸部丰满,姿色实在不?#20303;?#26082;然姿色不俗,那么自然也不能逃过成为洛冰河后宫一员的宿命。

                坏就坏在,她和沈清秋曾经有过一腿。

                恭喜!跟一篇种马文男主的两个老?#21734;?#26377;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原装沈清秋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至少在沈垣看过的所有种马文里,是再找不出第二个的!

                ?#19978;?#32780;知,这一定就是当初在读者评论又轰轰烈烈开起了第二?#21834;?#27714;阉沈清秋!不阉打负分!”高楼的渊源。

                沈清秋心?#23567;拔?#27133;擦擦擦xn”地刷过了满屏惊涛骇?#35828;?#24377;幕,那边秋海棠横剑于胸前,一副大不了杀了他再自刎的架势:“我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敢看我?#20426;?br />
                大姐我哪敢看你啊?!你是来要我的命的!

                秋海棠满面凄艳:“我就说,怪不得,怪不得我找了这许多年,?#33485;?#27809;见过你。原来,原来你早就飞上枝头,成了高高在?#31995;?#28165;静峰主人。哈哈,好风光啊!”

                沈清秋实在不知道该看哪儿,该说什么,于是平视前方,尽?#21683;?#38754;部表情淡漠疏离。

                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岳清源道:“清秋,怎么回事?这位?#23194;?#19982;你是旧识吗?#20426;?br />
                师兄……别问了……

                那边秋海棠又凄然道:“旧识?岂止是旧识……我与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自幼青?#20998;?#39532;……我是他的妻!”

                闻言,洛冰河挑了挑眉。

                不是!

                你明明是洛冰河的妻!快醒醒!

                尚清华大大的惊讶道:“咦?#30475;?#35805;当真?怎么从未听沈师兄提到过?#20426;?br />
                沈清秋朝他扯扯嘴角,送个假笑:能别火上?#25509;?#21527;?

                这段给他刷人渣值仇恨值的狗血内容是谁编的啊还好意思在那边看?#32602;?br />
                还?#20449;员?#37027;些?#27426;?#26159;修仙之人吗哪这么多爱看?#32032;?#30340;,都散了散了滚滚滚!

                秋海棠冷笑道:“这种衣冠禽兽,自然不敢提亏心之事。”

                无尘大师和苍穹山三人相处一段时间,受沈清秋照料过,对他颇有好感,刚才苍穹山派与?#27809;?#23467;争执,没能插上话,这时开口道:“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若有什么话,大可好好说,说个透彻明白,一味指责,却不能叫人信服。”

                沈清秋心中泪流满面:大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她说个透彻明白?#20063;排?#21834;……真是不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

                秋海棠此刻俨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她激动得?#25104;?#27867;出潮红,挺起胸膛,大声道:“我秋海棠以下所说之话,如果有半句虚言,叫我受魔族毒箭万箭穿心、不得好死!”她直直指?#27966;?#28165;秋,眼?#20449;?#28779;中烧道:“此人现在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声名远扬的修雅剑。可有谁知道,他曾经是一个什么东西!”

                她说的?#38405;?#21548;,齐清萋柳眉倒竖:“注意你的?#20040;剩 ?br />
                秋海棠现在是个杂门小派的什么什么堂主,被苍穹山这?#24535;?#22836;组织首脑之一一斥责,倒退了一步。

                老宫主却道:“齐峰主何必动气,就让这位?#23194;?#35828;下去,有何不可?总不能堵住人嘴。”

                秋海棠咬了咬牙,眼中恨意盖过了惧意,声音又高了起来:“他十二岁时,不过是我家从外地人贩子手里买来的一个小奴,因为是第九个,就叫小九,我父母看他被人贩子虐待,很?#24378;闪?#23601;带回家中,教他念书识字,供他?#28304;?#29992;度,饱暖无忧。我兄弟也带他极为亲厚,长到十五岁,父母去世,我哥哥当家作主,给他脱了奴籍,还认作义弟。而我,因为同他一起长大,受了他的蒙骗……居然真的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因而订下了婚约。”

                沈清秋就站在这里,被迫和上千个人一起听“自己”的黑历?#32602;?#24515;中千言万语,都化作“无语”两个字。

                她眼中开始泛起泪花涟涟:“我兄长十九岁那年,城中来了一名云游修士,看中?#35828;?#28789;气养人,在城?#27966;?#31435;法?#24120;?#21313;八岁以下的青年?#20449;?#37117;可以前去试灵,他要挑一名天资出众者收作弟子。那修?#21487;?#24576;仙术,城中人无一不惊叹赞服,沈九也去了试灵?#24120;?#20182;资质不错,被那修士相中,他欢天喜地跑回来,要离开我家。”

                “我哥哥当然不同意。在他眼里,修仙之事,纯属渺茫,况且他已与我订下婚约之事,怎可忽然弃家离去?他和我哥哥大吵一架,当时郁郁寡欢,我们只当他一时想不开,等想明白后,自然就接受了。”

                她?#25104;副洌骸?#35841;知道,就在当晚,他凶相?#19979;叮?#23621;然丧心病狂,将我哥哥和数名家仆一并杀死,横尸府中,连夜跟着那修?#21051;?#36929;出城!

                “我家经此一变,我一个弱女子,无力支撑,偌大家?#25285;?#23601;这么散了。我苦苦寻了这丑人多少年,一直不得踪迹。当年收他为徒的那名修士,早就死于非命,从此更是断了线索……如果不是今天到金兰城来了一遭,恐怕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这个忘恩负义手刃恩人的小人,居然一路往上爬,爬到了天下第一大派的峰主之一的位置!虽然他跟以往已大不相同……可这张?#22330;?#36825;张脸就算化为灰烬我也绝不?#23835;?#38169;!”

                众人唏嘘抽气声中,沈清秋不知怎么的,居然反而冷静下来了。

                秋海?#30007;?#36848;的这段经历,乍一听跌宕起伏,?#19978;?#32454;?#30452;媯?#28431;洞不少。

                并不是沈清秋歧视原装货,而是原著?#27704;?#23601;致力于表现,沈清秋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个性,臭硬,心眼小,不会说话,不会讨好,高冷,装b。这样的性格,很难让人相信,少年时期的沈清秋会可爱到让毫无血?#20498;?#31995;者把他当亲人看待。

                可是对于旁人而言,他们才捕捉不到这种细节。

                原先,沈清秋忌惮是忌惮这一段剧情,可也不是非常忌惮。这种陈年旧事,有没有?#38750;兄?#25454;,单凭秋海棠,只要他死咬不认,让秋海棠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无非是在沈清秋此人人品履历上抹一个大大污点。

                ?#35805;?#27861;,沈清秋的确对不起秋海棠,但那是原装沈清秋!他才不想背这个黑锅!他宁可日后在别的方面好好补偿秋海棠。他没杀柳清歌,没猥亵宁婴婴,怎样也不至于百丈高楼一夜塌,混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19978;?#22312;就不一样了。

                有撒种人指控在前,老宫主指控在后,现在秋海棠的控诉,完全可以作为他人品?#27426;说?#20304;证,始乱终弃的渣男+勾结魔族的内奸,简直标准配置,锦上添花。

                巧合完美契合堆积,还叫它巧合,未免太自欺欺人了。

                老宫主道:“岳掌门,处理这种事,徇私可要不得。否则传出去苍穹山派泱泱大派包庇一个劣迹斑斑之人,怎能服众?#20426;?br />
                岳清源?#25937;?#36947;:“所以宫主的意思是?#20426;?br />
                “依我看,暂时把沈仙师安置在?#27809;?#23467;,等查明真相再做定?#23835;?#20309;?#20426;?br />
                谁都知道,这个“处置”,究竟是什么意思。

                ?#27809;?#23467;有一个特殊的功能。在它行宫坐落之处的地底,有一座水牢。地形复杂,辅以?#27809;?#23467;迷阵,这个压箱底的阵法可跟那种只用来挡挡非修真人士的护宫阵法不是一个等级的。水?#25991;?#37096;更是戒?#24178;?#20005;,刑堂设备齐全,专业无比。关押其中的,无一不是修真界罪大恶极、双手染血、或者触犯禁例的修士。

                简而言之,?#27809;?#23467;水?#21361;?#23601;是修真界的公共监狱。

                除此之外,如果有危害人界嫌疑的修士,暂时需要一个地方收押待审,?#19981;?#34987;遣送到此,等待四派联合公审,再作发落。

                柳清歌冷笑道:“说够了?#20426;?br />
                耐着?#23472;?#21548;了这么久的废话,他心里早就窝火了,反手握住背后乘鸾剑,一副开打的架势。对面?#27809;?#23467;弟子也纷纷挺剑而出,怒目相对。

                岳清源道:“柳师弟退下。”

                柳清歌虽不情不愿,但若说非要听一个人的话,他也只服气岳清源,勉强把手从剑柄上撤开。

                见他退了回去,岳清源点头道:“这种指控,可不是说说就能算的。”

                他腰间那柄通体墨黑的长剑突然从鞘中弹出一寸雪白刺眼的锋芒

                刹那间,整个广场上方,?#36335;?#25746;下一张无形巨网,网内的灵力波动如海潮般卷涌不息。

                剑鸣之声?#36335;?#23601;在耳朵里嗡鸣不止,较为年轻的弟子为数不少都不自觉捂住了耳朵,心脏狂跳不止。

                玄肃剑!

                沈清秋实在想不到,岳清源令柳清歌退下,原来是要自己上阵啊?!真是毁三观!

                据说,苍穹山穹顶峰主人岳清源自接任以来,只拔过两次剑。一次是接?#25105;鞘剑?#19968;次是迎战天魔血统后裔(洛冰河他爹)。

                玄肃剑只出鞘了一寸,就让众人忽然?#34892;?#26126;白了。

                能坐在穹顶殿的最高处,绝不是只要沉稳就行的!

                老宫主道:“摆阵!”

                这是要迎战的节奏?!

                究竟怎么回事,魔界都还没打过来呢,人倒先自己斗起来了。沈清秋见势?#27426;裕?#24537;摘下佩剑,往前一扔。

                修雅剑直直插到了?#27809;?#23467;宫主身?#21834;?br />
                弃剑等同于投降。老宫主一怔,摆手让门人归位。

                岳清源低声道:“师弟!”

                沈清秋道:“师兄,不用再多说,清者自清。清秋愿意受?#20426;!?br />
                这老宫主看来就跟个老糊涂蛋似的,死咬他不放,再加上撒种人和秋海棠二连击,他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反正是板上钉钉的事,没必要害苍穹山派和?#27809;?#23467;两大巨头撕破脸皮。沈清秋坚持道:“多说无益。自证为上。”

                他说完没看岳清源表情如何,而是扫了一眼洛冰河。

                他?#25104;?#30475;不出喜怒,稳立原地,和四周捂耳眩晕的修士们形成鲜明对比。

                半?#21361;?#23731;清源终于?#25112;!?掌?#20013;,?#36335;?#34987;撤去了一张无形巨网。

                沈清秋转向岳清源深深一礼。说起来,给这掌门添的麻烦不可谓?#27426;啵?#23454;在?#23521;鍘?br />
                秋海棠?#33039;?#27875;不止。秦婉约走过她时,安慰道:“秋?#23194;錚?#26080;论事情如何,三派总会给你一个交待。”

                秋海棠神情激动,两眼含泪,抬头道谢,见洛冰河伫立一旁,双颊不由生晕。

                瞎狗眼啦又来!沈清秋暗暗翻个白眼。说起来他这也算是被当面ntr了,为何他一点不快都没有!

                以公仪萧为首的几名?#27809;?#23467;弟子走上前来,手里拿的东西十分眼熟。

                你好捆仙索?#36745;?#35265;捆仙索!

                公仪萧语带歉意道:“沈前辈,得罪了。晚辈定当以礼相待,事情水落石出,决不?#20204;?#36744;受半?#20540;?#24930;。”

                沈清秋点头,只说了两个字:“有劳。”

                光是你以礼相待有什么用。看看现场?#27809;?#23467;众弟子的眼神,个个恨不得生吃了他,毕竟当初仙盟大会死伤最惨的就是?#27809;?#23467;了,可有的罪受了。

                捆仙索五花大绑一上身,沈清秋?#36884;?#24471;身体沉重了不少。之?#21834;?#26080;?#23665;狻?#27602;性发作断断续续,灵流只会感觉到堵塞,就像接触不?#36857;?#25684;摔?#20197;?#36965;控器?#32423;不?#33021;支撑一下。捆仙索一上身,那就是彻底阻隔,?#36335;?#24573;然被贬成*凡胎。

                老宫主道:“公审之期,就定在一个月之后,诸位意下如何?#20426;?br />
                柳清歌道:“五天。”

                在水牢里关得越?#33579;?#38646;碎苦头吃得越多,柳清歌说五天,那就是?#21387;?#23457;一?#24615;?#22791;流程?#39038;?#21040;最短。老宫主当然不肯妥协:“如?#30636;执伲?#24656;怕多有疏漏。”

                昭华寺专业和事佬,一?#29615;?#19976;提议道:“那不如十天?#20426;?br />
                岳清源道:“七天。不能再拖。”

                一群掌门在那里讨价还价,沈清秋现在居然还?#34892;那?#35273;得喜感,想到一事,忙道:“不必多说。听宫主安排。一个月。”

                能拖久一点,反而对露芝成长有利。他眼角瞥向一旁尚清华,动了动眉毛。

                尚清华心领神会,双手在身前下垂,暗?#24403;?#20102;个“没问题,交给我”的?#36136;啤?br />
                只不过,但愿他真的能在洛冰河一手遮天的?#27809;?#23467;里,撑过这一个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相邻的书:电脑修真传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
            虎威娱乐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nobr id="btxnr"></nobr>

                      <th id="btxnr"></th>

                      <th id="btxnr"></th>

                        <sub id="btxnr"><progress id="btxnr"></progress></sub>
                          <sub id="btxnr"></sub>

                          <th id="btxnr"><meter id="btxnr"><dfn id="btxnr"></dfn></meter></th>
                          <th id="btxnr"><progress id="btxnr"><dfn id="btxnr"></dfn></progress></th>
                            <sub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sub>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track id="btxnr"></track>
                            <thead id="btxnr"><meter id="btxnr"><cite id="btxnr"></cite></meter></thead>

                                <output id="btxnr"><noframes id="btxnr"><video id="btxnr"></video>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18023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安卓网球比分扳 河南快3预测号码推荐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分析4场进球彩的方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正好彩票 极速时时彩必中规律 巴拉圭足球 赣州娱乐场所天王天后 广东彩票论坛 3g彩票网 北京十一选五500 济州联水原三星角球分析 高手公式规律论坛最新